欢迎来到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刑案咨询
联系我们
  • 13816206804

  • jinshan0804@163.com

  • 山东 - 淄博 -
  • 北京市盈科(淄博)律师事务所
  •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人民西路228号金融大厦17层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文集>>正文

上海知名卖淫类犯罪案件律师成功辩护之道

来源: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 作者:孙金山 | 时间:2018/12/31

孙金山律师,上海某知名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前刑事法官,一直专注于刑事领域,擅长重大疑难刑事案件的辩护,口碑颇佳。孙律师自执业以来,在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介绍卖淫等卖淫类犯罪领域总结了以下成功辩护之道。

一、阳某某组织卖淫案。

阳某某组织卖淫案比较特殊,其被公安人员抓获后送往看守所时,曾非常坚定地对家属讲:“其是被冤枉的,一定要为其聘请一位好律师辩护!”后家属通过朋友介绍找到孙金山律师,希望孙律师能为阳某某辩护。家属讲,阳某某平时在上海经营酒店,虽然之前曾因故意伤害被判过刑,但绝对不可能从事组织卖淫的行当,只是其一位朋友半年前曾因组织卖淫被抓。

会见阳某某时,其一见到孙律师,就讲:“我是冤枉的,绝对冤枉的,你一定得帮帮我,孙律师,我什么也没干,以前我是犯过罪,以前犯罪被抓获后,我马上就承认了,是我干的,我也赖不掉,但这次我绝对没有干组织卖淫的事情!”

孙律师向阳某某提了一连串的问题:你是否明知他人组织卖淫,为其提供过资金支持或投资入股?你是否帮他人组织卖淫接送过相关人员?你是否介绍过女子到相关娱乐场所工作?你是否介绍过男性朋友到相关娱乐场所嫖娼?……

对于以上问题,阳某某均作了否定回答,而且非常坚定!

孙律师认为,如果阳某某真没从事组织卖淫的行当,也没有从事其他卖淫犯罪的行为,那么只有两个以上的证人故意陷害阳某某、且二证人的证言需高度一致、稳定,才有可能最终认定阳某某有罪。否则,很难指控阳某某构成卖淫类犯罪。

刑拘后的第21天,公安将阳某某涉嫌的罪名由“组织卖淫罪”改为了“协助组织卖淫罪”。

刑拘后的第28天,因“证据不足”,阳某某被无罪释放,走出看守所。

以下是释放证明:

二、张某某协助组织卖淫案。

张某某协助组织卖淫案系发生在上海市某区的团伙组织卖淫案。公安机关以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诈骗三个罪名对张某某及其他团伙成员立案侦查。家属慕名前来委托孙金山律师为张某某辩护。介入后,孙律师通过两次详细会见,认为现有证据不能认定张某某构成协助组织卖淫案,也不能认定张某某构成其他卖淫类犯罪,后孙律师在第一时间起草“不予批捕申请书”提交给某区检察院批捕检察官。经审查,某区检察院批捕部门认为,张某某不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但以诈骗罪对张某某批准逮捕

不予批捕申请书

申请人:上海伟创律师事务所   孙金山律师

通信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民生路1403号信息大厦317

联系电话:13816206804

申请事项:对涉嫌协助组织卖淫罪的犯罪嫌疑人张xx不予批捕

申请理由

申请人依法接受犯罪嫌疑人张xx家属的委托,通过多次会见xx详细了解案情 ,最终认为,张xx的行为不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也不构成其他犯罪,检察机关应当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依法对张xx作出不予批捕的决定,具体理由如下:

一、现有证据不能认定xx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

要想认定张xx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必须具备两个必要前提:其一,有确实证据证实,张xx的领导(老板)构成组织卖淫罪;其二,满足其一的情况下,有确实证据证实,张xx明知其领导(老板)实施组织卖淫犯罪活动仍为其招募、运送人员或者充当保镖、打手、管账人等

1、本案无确实证据证实,张xx的领导(老板)构成组织卖淫罪。

两高《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以招募、雇佣、纠集等手段,管理或者控制他人卖淫,卖淫人数在三人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规定的“组织他人卖淫”。

刑法组织卖淫罪与介绍卖淫罪的重要区别之一,就是“行为人是否对卖淫女及其卖淫活动实施支配、控制、管理行为”。如果行为人对卖淫女及其卖淫活动实施了支配、控制、管理行为,比如,对卖淫女统一管理、考勤;卖淫女违反规定会受到行为人的罚款等处罚;卖淫女不直接收受嫖资,嫖资先统一交付于行为人授权的管账人,再由行为人定期与卖淫女进行结算等。那么可以考虑认定行为人符合组织卖淫罪的“管理或者控制”要件,以组织卖淫罪对其惩处。但是,如果行为人没有对卖淫女及其卖淫行为进行支配、控制、管理仅仅是提供一些卖淫嫖娼的信息、在卖淫女与嫖客之间牵线搭桥(比如,向不特定卖淫女宣传自己“有活”可介绍,卖淫女看到信息联系行为人时,行为人声称自己握有大量的嫖客信息、可与卖淫女合作、将嫖客介绍给卖淫女、并从中抽取一定介绍费;或通过不特定方式,比如信息网络、雇佣他人发放卖淫广告卡片等,在信息网络上或卖淫卡片上留着行为人的电话,当嫖客打来电话后,行为人再打电话或通过微信联系卖淫女,告诉卖淫女嫖客的所在地(某某酒店某某房间)及本次交易的价格,如果卖淫女愿意合作就去,如果不愿合作,行为人再将信息推荐给其他卖淫女。)事后,一般由卖淫女直接收取嫖资,行为人再按事先约定的比例收取卖淫女一定的介绍费。这种情况下,行为人没有支配、控制卖淫女及其卖淫活动,只能认定介绍卖淫罪

具体到本案,辩护人在会见张xx时,其供述,其是经远方亲戚推荐才从老家到上海xx有限公司做文员的,自入职至被抓仅三个月的时间,月工资仅三至四千元,期间,老板让她用手机在微信圈内发过一些招外围伴游的信息。从张xx的供述来看,辩护人虽然不能确定,老板发这些伴游信息的目的是仅仅“向不特定卖淫女宣传自己‘有活’可介绍”,还是为了招募卖淫女来而对其卖淫进行控制、管理。如果批捕检察官认为,综合全案证据能够认定老板有对卖淫女及其卖淫活动进行支配、控制、管理的行为,那么可以认定老板构成组织卖淫罪;如果综合全案证据,仅能认定老板有介绍卖淫的行为、无控制管理的行为,那么根据以上犯罪构成,只能认定老板构成介绍卖淫罪。

2退一步讲即使有确实证据证实,张xx的领导(老板)构成组织卖淫罪,因无证据证明,xx明知老板实施组织卖淫犯罪活动仍为其招募、运送人员或者充当保镖、打手、管账人等,因此,xx也不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

据张xx供述,其工作的地点是上海xx有限公司并不是足浴会所或夜总会等娱乐场所,其平时工作的性质也是文员类的。从其工作的环境及性质来看,不能推定其明知老板还在其他地方有组织他人卖淫的行为。因此,即使有确实的证据证实,张xx的老板构成组织卖淫罪,因张xx只是在老板的安排下、在上海xx有限公司做文员期间、在微信朋友圈转发过一些招外围伴游的信息,故,最多只能认定其明知老板有介绍他人卖淫的主观故意仍帮老板转发此类信息,但绝对不能推定其明知老板有组织他人卖淫的行为而仍为老板试图招募人员即,无论如何也不能认定张xx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

二、张xx虽有介绍他人卖淫的嫌疑,但无确实证据证实,其已介绍二人以上卖淫,达不到刑法介绍卖淫罪的追诉标准

据张xx交代,其在公司做文员期间、在老板的安排下、在微信朋友圈转发过一些招外围伴游的信息,此举虽有介绍他人卖淫的嫌疑,但无证据证实,其已成功介绍二人以上实施了卖淫行为。其交代,虽然有女子与其联系,但最终与其联系的女子并未与公司合作,因为其从未因转发该类信息而获得过老板的额外报酬。故,因无证据证明其已成功介绍二人以上实施了卖淫行为,其也达不到介绍卖淫罪的追诉标准

综合一、二,以现有证据,犯罪嫌疑人张xx既不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也达不到介绍卖淫罪的追诉标准,辩护人建议检察机关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依法对张xx作出不予批捕的决定,切实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及社会的公平正义!

此致

上海市xx区人民检察院

辩护人:上海伟创律师事务所

                                          师:孙金山

                                        二〇一八年八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