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刑案咨询
联系我们
  • 13816206804

  • jinshan0804@163.com

  • 山东 - 淄博 -
  • 北京市盈科(淄博)律师事务所
  •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人民西路228号金融大厦17层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文集>>正文

上海孙金山律师:毒品案件中,侦查人员提取毒品包装物不规范易使物证受到污染。

来源: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 作者:孙金山 | 时间:2020/5/22


“人物分离”的毒品案件中,犯罪嫌疑人经常辩解“查获的毒品与自己无关”,为了查明毒品与犯罪嫌疑人之间的关联性问题,要求侦查人员在提取物证时,不但要注意毒品可疑物的规范提取,还应重视对“毒品包装物”的规范提取,以便进一步提取、采集毒品及内外包装物上的痕迹、生物样本等物证,最大限度地寻证毒品可疑物与嫌疑人的关联性。

 

但在实践中,由于案情的紧急或侦查人员的重大失误,经常疏忽对“毒品包装物”上痕迹、生物样本的提取,造成涉案毒品与犯罪嫌疑人的关联性问题严重存疑,给定罪量刑带来极大困惑!比如,笔者孙金山律师曾代理一起跨省贩卖、运输毒品案。该案吴某驾驶轿车在上海某高速路口被特警挡获,当场从车辆后备箱中搜出白色晶体15包,吴某交代该15包毒品可疑物是从我的当事人刘某处购得,五天后侦查人员在广州将刘某抓获押解回沪,刘某虽承认与吴某认识且曾系邻居经常一起打牌,但自到案后一直否认自己与这15包毒品有关。从查获现场的录音录像来看,侦查人员同时提取了这15包毒品可疑物的外包装(紫色旅行袋),但是,案件到达审查起诉阶段笔者阅卷后,发现卷宗材料没有体现“对毒品外包装上痕迹、生物样本的鉴定情况”,然而,从吴某在侦查阶段的供述来看,其一直供述“虽然一直与刘某联系交接毒品,但正式交易时,装有毒品的紫色旅行袋是由交易现场的另外两名男子之一放到其车辆后备箱的”。至此,笔者怀疑,侦查人员极有可能对“毒品外包装上痕迹、生物样本”委托相关机构做过鉴定,只因未能检出与刘某相吻合(相关联)的生物样本、痕迹(指纹),故而未将该鉴定意见附卷。为此,笔者曾专门与承办的检察官沟通,笔者建议:“如果侦查机关曾做过痕迹、生物样本的鉴定,应将鉴定意见附卷;如果侦查机关未做该鉴定,根据相关规定,检察机关应督促侦查机关委托鉴定机构做该鉴定”。但一直到一审庭审时,公诉方仍未将有关痕迹、生物样本的鉴定材料提交法庭。该案,由于我的当事人刘某一直否认与涉案毒品有关,吴某又一直供述“毒品是由他人放入其车辆后备箱的”,又没有相关鉴定意见证明毒品内外包装物上检出了刘某的痕迹、生物样本,法院虽然最终认定刘某构成贩卖毒品罪,但量刑上明显打了折扣

 

因此,在侦查过程中,必要高度重视对毒品内外包装物的规范提取,对于“人物分离”的重大毒品案必须对内外包装物做“痕迹、生物样本”方面的鉴定。为此,笔者提出以下建议:提取毒品包装物时,侦查人员应穿戴手套等隔离物品,防止自身的生物痕迹粘附在毒品及包装物上;同时采取措施防止犯罪嫌疑人及其他无关人员接触到毒品及包装物,切实防止痕迹、生物样本等物证受到污染;一定要及时对包装物上的生物样本、痕迹进行提取、鉴定,提取、送检的过程一定要确保规范,防止人为干扰、破坏,影响物证的证明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