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刑案咨询
联系我们
  • 13816206804

  • jinshan0804@163.com

  • 上海 - 浦东新区 -
  • 上海伟创律师事务所
  • 200120

  • 民生路1199弄1号证大五道口2303-2306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文集>>正文

刑事辩护律师:共同盗窃犯罪中转化型抢劫的认定难点

来源: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 作者:孙金山 | 时间:2020/6/9

被告人徐雷,男,1990716日出生。201156日因涉嫌抢劫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10日被逮捕。

 

被告人刘某,男,199038日出生。201156日因涉嫌抢劫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10日被逮捕。

 

被告人王某,男,19901213日出生。因涉嫌抢劫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10日被逮捕。

 

被告人赵某,男,1990111日出生。因涉嫌抢劫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10日被逮捕。

 

被告人杨某,男,199511日出生。因涉嫌抢劫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10日被逮捕。

 

河北省某县检察院以被告人徐某、刘某、王某、赵某、杨某犯抢劫罪向某县法院提起公诉。

 

某县法院经审理查明:由被告人徐某提议,被告人刘某、王某、赵某、杨某均同意到河北省唐山市某经济开发区进行盗窃。201156日凌晨,由刘某驾驶奇瑞轿车来到唐山市某有限公司二期工地院内,发现院内有电缆,徐某提议回到租住地准备工具。徐某准备了断线钳、扳子、绝缘手套、白色线手套等作案工具。五被告人驾车再次来到某公司二期工地院内,徐某进行了作案分工。徐某、王某进入配电室,并截取电缆1.56米。刘某、赵某、杨某将埋在地下的电缆拽出来96米。五被告人还没有将拽出的电缆掐断时,某公司的保安李某骑着摩托车来盗窃现场附近巡逻。五被告人发现有保安来后,就躲藏在旁边的草丛中,李某发现了五被告人并质问他人是干什么的,五被告人站了起来,李某见状就往回跑,徐某在最前面追李某并将其摁倒,赵某、王某随后也追上李某并一起参与控制,当发现又有保安骑摩托车朝现场过来时,徐某等人就往草丛里拽李某,后与刘某、杨某一起逃跑,在某公司北院墙外被该公司保安抓获。经鉴定,被盗割电缆1.56米,价值人民币242元,拽出并未截断的电缆96米,价值人民币14867元,价值合计人民币15109元。经鉴定,被害人李某右侧眼眶下壁骨折,伤情为轻伤。

 

某县法院认为,被告人徐某、赵某、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在实施盗窃过程中,抗拒抓捕,当场使用暴力,致一人轻伤,被告人的行为已触犯了刑法,均构成抢劫罪,某县检察院指控罪名成立。指控被告人刘某、杨某犯抢劫罪证据不足,被告人刘某、杨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且数额巨大,均构成盗窃罪,因被告人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能得逞,属未遂,可从轻处罚。被告人杨某犯罪是未满十八周岁,应减轻处罚。被告人徐某、王某、杨某的亲属代为赔偿了被害人的部分经济损失,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酌情对三被告人从轻处罚。依照刑法相关法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徐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被告人赵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被告人王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被告人刘某犯盗窃罪(未遂),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被告人杨某犯盗窃罪(未遂),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一审宣判后,杨某提出上诉。

 

唐山市中级法院经依法审理认为,某县法院认定上诉人杨某及原审被告人刘某犯盗窃罪(未遂),原审被告人徐某、王某、赵某犯抢劫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关于上诉人杨某及其辩护人所提一审法院对其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经查,原审法院根据上诉人杨某犯盗窃罪(未遂)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性,依法在法定刑幅度内对其进行判处,量刑并无不当。当鉴于此案在二审期间,最高法、最高检就办理盗窃刑事案件出台了新的司法解释,新规定了盗窃罪的数额标准,该司法解释并于201344日施行。本案中,上诉人杨某及原审被告人刘某所盗窃的数额符合新司法解释的数额较大的标准,应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内量刑。故依照刑法及刑诉法相关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某县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中对被告人徐某、赵某、王某的判决;

 

撤销对被告人刘某、杨某的判决;

 

以盗窃罪(未遂)改判被告人杨某有期徒刑二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以盗窃罪(未遂)改判被告人刘某有期徒刑二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孙金山律师认为,法院将被告人刘某、杨某定性为盗窃罪(未遂)而非抢劫罪是正确的

 

关于共同盗窃被发现后当场使用暴力转为抢劫罪的案件中,各共犯行为性质的认定问题。笔者认为,应分情况具体讨论:

 

1、各行为人事先共谋作案时遇到抓捕可采取暴力、威胁手段的情形。即各行为人事先明确约定,在盗窃、诈骗、抢夺过程中,如遇到抓捕,将采取暴力、威胁手段予以抗拒;或者各行为人事先虽然无明确约定,但均明知有人携带了凶器,做好了两手准备,各行为人对遇到抓捕时将采取暴力、威胁手段抗拒的可能性是心知肚明的。在此情况下,各行为人事先在主观上已经达成一致认识,如遇他人抓捕将互相帮助或联手反击。因此,当实际发生某人为抗拒抓捕而当场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的情形时,则所有参与作案的人均转化为抢劫罪。【注:如果事先未明确约定使用暴力,但有人携带了凶器,其他人不知道该人携带凶器的,如果盗窃被发现后,携带凶器的人使用暴力抗拒抓捕,而其他人逃跑的,其他人不能以转化型抢劫论处。】

 

2、事先没有预谋采用暴力、威胁手段,个别行为人在犯罪过程中采取暴力、威胁手段,其他行为人事后才获悉,并参与分赃的情形。对该情形,笔者认为不宜对其他行为人以转化型抢劫论处。理由:个别行为人在未与其他行为人事先约定的情况下,临时决定采取暴力、威胁手段,而其他行为人当时并不知情,该行为实际上属于实行过限,不在其他人的意志范围之内。即使其他行为人事后参与分赃理解为对个人过限行为的追认,但其他行为人客观上并没有参与实施过限行为其事后追认与危害结果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不应承担抢劫罪的刑事责任

 

3、各行为人事先仅约定实施盗窃、诈骗、抢夺犯罪,未约定遇抓捕是否反抗,但作案中其他人发现个别人采取了暴力、威胁手段的情形,仍要根据其他人对发现的暴力、威胁手段的态度和行为来进一步区分判断:(1其他人发现个别人采取暴力、威胁手段抗拒抓捕后,仍停留在现场继续参与盗窃、诈骗、抢夺,如转移赃物、毁灭证据等,尽管其他人并没有实施暴力、威胁行为,但其行为表明其原有的盗窃犯意已经发生了改变,彼此之间形成了新的抢劫故意。这是因为,在共同犯罪中,各共犯的犯意和行为之前存在着一种动态的联络和相互作用,一人临时改变行为,其他共犯了解后可以随即表明自己的态度,改变自己的意图和行为。这样,共同犯罪人在最初共同犯意的基础上,经过调整,如默认、放任或追加同意而达成新的一致。其他人在发现个别人采取了暴力、威胁手段抗拒抓捕后,仍停留在现场积极行窃、诈骗或抢夺,表明其主观上对个别人实施的暴力、威胁行为给予追加同意,客观上对实施暴力、威胁行为的人给予精神支持或鼓励,对被害人形成了心理压力或恐惧,其继续行窃、诈骗或抢夺的行为与他人采取的暴力、威胁手段抗拒抓捕的行为已经融为一体,故在这种情形下继续在现场实施犯罪的人应认定转化为抢劫罪。(2)其他人在发现个别人采取暴力、威胁手段后,当场明确作出反对的意识表示或阻止过限行为发生危害结果。这种情况下,应认定采取暴力、威胁手段的人属于实行过限,对其他反对或阻止者不应以抢劫罪论处。因为,各共同犯罪人实施盗窃、诈骗、抢夺等先行行为时虽有共同犯罪故意,但该共同故意并不包含采取暴力、威胁手段的内容,先行行为败露后,个别行为人采取的暴力、威胁行为属于新的犯罪内容,其他犯罪人发现这种过限行为之后即明确表示反对或阻止,说明共犯人之间没有形成新的犯罪合意,故根据主客观相一致的定罪原则,对明确反对或阻止实施暴力、威胁行为的共犯人,不应认定构成转化型抢劫罪。(3)其他人发现个别人采取暴力、威胁手段抗拒抓捕后,未予制止逃离现场的,不能认定为转化型抢劫罪。因为,共犯人事先未预谋实施暴力、威胁行为,表明无实施抢劫的犯意,其他人发现个别人采取暴力、威胁手段抗拒抓捕后便逃离现场,表明其他人主观上对个别人的过限行为并未认同,客观上对实行过限行为亦未产生精神支持或鼓励,因此对逃离现场的人仍以先前的盗窃、诈骗、抢夺罪定罪处罚,而不能认定为转化型抢劫罪。

 

具体到本案,五被告人事先商议的只是盗窃电缆,准备的也是盗窃电缆的工具(未携带凶器),并未就盗窃被发现后采取何种措施等进行商量,没有抢劫的故意。五被告人在实施盗窃被保安发现后,徐某、赵某、王某为抗拒抓捕而当场对保安实施暴力,三人在使用暴力时形成了新的犯罪故意,但刘某、杨某并未继续停留在现场参与共同行窃或以积极的言行帮助徐某、赵某、王某没有证据证实刘某、杨某与使用暴力抗拒抓捕的三倍同案犯之间就新的犯意达成意思联络,徐某、赵某、王某使用暴力抗拒抓捕的行为属于实行过限,刘某、杨某不应对此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