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刑案咨询
联系我们
  • 13816206804

  • jinshan0804@163.com

  • 上海 - 浦东新区 -
  • 上海伟创律师事务所
  • 200120

  • 民生路1199弄1号证大五道口2303-2306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文集>>正文

重大刑事案件律师:人数众多的抢劫共同犯罪中主从犯的认定方法之探讨

来源: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 作者:孙金山 | 时间:2020/6/10

被告人肖某,男,19827月出生。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011022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02830日刑满释放。2013410日因本案被逮捕。

 

被告人许某,男,19776月出生。2013410日被逮捕。

 

被告人何某,男,19857月出生。2013629日被逮捕。

 

被告人邱某,男,1972330日出生。2013410日被逮捕。

 

被告人陈某,男,19721130日出生。2013410日被逮捕。

 

广东省湛江市检察院以被告人肖某、许某、邱某、何某犯抢劫罪、被告人陈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向湛江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湛江市中级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肖某得知湛江市某区梁某家猪场某仓库内有一批稀土矿存在加工后,于201212月将情况告知李某(在逃),李某便找来许某与肖某等人商量抢劫该批稀土矿。许某、肖某还分别找来邱某、涂某(在逃)、何洪某(在逃)、赵某(在逃)等人参与抢劫作案。随后,许某、肖某、李某、涂某、张某(在逃)、何洪某、吴某(在逃)、赵某、吴先某(在逃)等人密谋冒充军警抢劫稀土矿。随后,许某准备好迷彩服、手铐、反光衣、仿制手枪、警棍和钢盔等作案工具,并找到被告人陈某负责开某货场拉稀土矿,邱某准备警报、警帽、塑料袋、约束带等作案工具。准备妥当后,许某和肖某分别驾驶三菱吉普车(假牌照)和小轿车(假牌照)搭载吴某、张某、邱某、何某,被告人陈某及陈小某亦驾驶某货车前往湛江。20121213日凌晨,三辆车到达茂湛高速公路某服务区后,陈某及陈小某驾驶的货车停留在该处,许某、肖某等人驾车到一树林等候。期间,许某和邱某、肖某、涂某等人到梁某家猪场踩点。晚上9时许,许某分工并分发迷彩服、反光衣、手铐等装备给同伙准备作案,其中许某和何某、邱某穿戴冒充军警装备。肖某没有分得装备,其负责带领许某等人进入作案地点后离开。许某等十人进入梁某家猪场后冒充军警使用手铐、约束带控制梁某甲及其家人、工人,并用黑色塑料袋套住头部。随后,许某通知陈某驾驶货车并由肖某带领到达梁某甲猪场,肖某因害怕被认出而离开现场。接着,许某等人将稀土矿装上货车。约1小时后,许某等人驾驶两辆小车与货车逃离现场。后许某等人将抢来的稀土矿拉到外省以约140万元的价格卖予他人。许某付给陈某和陈小某运费共3.1万元,其余赃款由涂某分配同案人,其中许某分得11.5万,肖某分得11.6万,邱某分得12.3万,何某分得9万多元。

 

湛江市中级法院认为,被告人许某、肖某、邱某、何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冒充军警人员持仿真枪等械具抢劫稀土矿出售后获取违法所得约140万元,抢劫数额巨大,其四人的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被告人陈某明知是犯罪所得而予以转移,其行为已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告人许某、肖某、邱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均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予以惩罚。被告人何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依法减轻处罚。被告人肖某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02830日刑满释放,又犯罪前科,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邱某、何某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从轻处罚。依照刑法相关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许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

被告人肖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四万元;

 

被告人邱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三万元;

 

被告人何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被告人陈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肖某提出上诉称,其不是抢劫稀土矿的犯意发起者和提议者,亦没有到案发现场实施抢劫稀土矿的行为,故其在本案中作用次要,原判认定其为主犯错误,应该认定为从犯,减轻处罚。被告人何某上诉提出,客观上其虽然实施了搬运行为,但不知道是去抢劫,原判对其量刑过重,应减轻处罚。

 

广东省高级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相同。广东高院认为,上诉人肖某、何某、原审被告人许某、邱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冒充军警人员持仿真枪等械具抢劫稀土矿出售后获取非法所得约140万元,四人的行为均构成抢劫罪,抢劫数额巨大,依法应予惩处。原审被告人陈某明知是犯罪所得而予以转移,其行为已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在抢劫共同犯罪中,原审被告人许某与上诉人肖某、李某等人达成抢劫稀土矿的犯意后,纠集同案人参与,准备冒充军警的作案工具,寻找运输稀土矿的货车,搭载同案人到达案发地点,并实施了分工和分发冒充军警装备,联系买主销赃。原审被告人许某在本案中起策划、组织、指挥的作用;上诉人肖某将养猪场存放稀土矿这一情况告知同案人后,与许某、李某等人达成抢劫稀土矿的犯意,纠集同案人参与、带入,并带同案人踩点、讲解地形,肖某对本案的引发及同案人抢劫得以顺利进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原审被告人邱某参与密谋冒充军警抢劫稀土矿后,准备作案工具,抢劫稀土矿时行为积极,冒充军警中充当主角,对现场进行布控和控制稀土矿,看守和控制加工工人,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许某、肖某、邱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均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予以惩罚。上诉人何某被纠集后,冒充军警搬运稀土矿,在公共犯罪中其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减轻处罚。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刑法及刑诉法相关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孙金山律师认为,本案一二审法院在区分主从犯方面做得非常到位,体现了审判人员高水平、精细化的专业水准!一般来讲,主犯在事前拉拢、勾结他人,出谋划策实施犯罪时积极参加,担任主角,指挥、协调他人的行动,或者直接造成严重的危害后果;有的事后还有策划掩盖罪行、逃避惩罚的行为。个案中应全方位考虑,综合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