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刑案咨询
联系我们
  • 13816206804

  • jinshan0804@163.com

  • 上海 - 浦东新区 -
  • 上海伟创律师事务所
  • 200120

  • 民生路1199弄1号证大五道口2303-2306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文集>>正文

疑难抢劫案辩护律师:冒充到何种程度,才能认定为“冒充军警人员抢劫”?

来源: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 作者:孙金山 | 时间:2020/6/13

被告人何某,男,19871月出生。2010614日被逮捕。

 

被告人郑某,男,19825月出生。2010614日被逮捕。

 

被告人曾某,男,19877月出生。2010614日被逮捕。

 

被告人许某,男,19703月出生。2009929日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5日变更为监视居住;2010716日因本案被抓获,次日被逮捕。

 

某市检察院以被告人何某、郑某、曾某、许某犯抢劫罪,向某市法院提起公诉。

 

某市法院经审理查明:

 

(一)抢劫、非法持有枪支

 

被告人何某得知被害人邓某海、邓某贵父子到某村出售淮山药给郑某宁得款一万余元后,即与被告人郑某、曾某、许某密谋抢劫。许某从家中取来一支猎枪、四发子弹及一把刀,放在郑某的轿车上以备抢劫之用。201057日早上,当邓某海、邓某贵驾驶一辆多功能拖拉机离开某村时,何某即电话通知郑某、曾某、并指使曾某拿来其藏匿的一件“警服”上衣。随后,郑某驾驶其轿车搭载何某、曾某尾随邓某海、邓某贵驾驶的拖拉机。当行至某路段时,郑某驾车将邓某海、邓某贵的拖拉机截停,身着警服的何某持猎枪、曾某持刀上前抢劫。邓某海见状跳下车逃跑,郑某持刀追上邓某海,劫得邓某海的手机(价值196元)及现金700元。何某朝拖拉机驾驶室内的邓某贵开枪射击,致邓某贵胸部中弹心脏破裂失血性休克死亡。何某与曾某在拖拉机驾驶室内未搜到财物后,即返回郑某驾驶的轿车内,郑某驾车将沿路逃跑的邓某海撞倒,致邓某海轻微伤。何某、曾某下车从邓某海身上搜得现金15800元后,与郑某一起驾车逃离现场。何某分得赃款5000元和手机一部,郑某分得6500元,曾某分得4000元,许某分得1000元。何某、郑某于2010510日在临省某市被抓获归案;曾某作案后外逃,后于2010513日到临省某派出所投案,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许某于同年716日在某县被抓获归案。同年74日,许某将上述所用枪支交给林某某,林某某于当天将枪支交到某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经鉴定,该枪是以火药为动力的枪支。

 

(二)合同诈骗

 

.......

 

某市法院认为,被告人何某、郑某、曾某、许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财物所有人当场使用暴力,强行劫取财物的行为,已构成抢劫罪;许某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枪支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许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何某、郑某、曾某、许某共同持枪抢劫,抢劫数额巨大且致一人死亡,应依法惩处。何某、郑某、曾某、许某共同故意犯罪,是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抢劫犯罪中,何某、郑某、曾某积极实施犯罪行为,起主要作用,是主犯,依法应按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但郑某的作用相对小于何某,曾某的作用相对小于郑某;许某提供作案工具,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减轻处罚。被告人曾某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何某持枪直接致被害人死亡,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予最严厉的处罚。被告人许某伙同黄某共同实施合同诈骗犯罪,是共同犯罪,许某起主要作用,是主犯,依法应按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许某一人犯数罪,应数罪并罚。郑某、曾某积极退赃,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何某已退出犯罪所得,但其罪行极其严重,对其依法不能从轻处罚。据此,判决如下:

 

被告人何某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郑某犯抢劫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二万元。

 

被告人曾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一万五千元。

 

被告人许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一万元;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五千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一万五千元。

 

宣判后,被告人上诉。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法院经审理认为,依照最高法《关于审理抢劫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抢劫数额巨大的认定标准参照盗窃罪数额巨大的标准执行。根据201344日实施的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盗窃数额巨大的认定标准已调整为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何某等四上诉人抢劫财物价值人民币16696元。本院根据从旧兼从轻原则,对何某、郑某、曾某、许某所抢劫数额不再认定为数额巨大。原判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民事部分判决依法有据,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的意见正确。唯根据新颁布的司法解释,对四上诉人的抢劫数额不再认定数额巨大,据此,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则。

 

对被告人何某的定罪量刑,依法报请最高法核准。

 

最高法经复核认为,被告人何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以暴力手段劫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何某持枪抢劫,致人死亡,手段残忍,情节恶劣,社会危害大,系罪行最为严重的主犯,应依法惩处。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裁定核准被告人何某死刑。

 

孙金山律师认为,法院未认定被告人属“冒充军警人员抢劫”是正确的

 

关于“冒充军警人员抢劫”这一抢劫罪的加重处罚情节,刑法条文对如何冒充、冒充到何种程度并未作出明确的规定,但笔者认为,这并不意味着只要行为人有冒充军警的语言表示就一律认定为“冒充军警人员抢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对于“冒充军警人员抢劫”的含义应从严格意义上进行理解,作出一定程度的限缩解释。比如,同样是加重处罚情节的“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司法解释将小型出租车排除在公共交通工具范围之外,同时还要求必须为正在运营中的机动公共交通工具。另外,从立法目的看,将“冒充军警人员抢劫”作为加重处罚情节,主要是考虑到这种行为严重损害了军警的形象的声誉,处于对军警良好形象的维护而作出该项规定。对于那些“拙劣”的冒充行为,连三岁小孩一看都知道是假警察,被害人并不会因为行为人的“冒充”行为而受到精神强制,冒充行为也不会造成军警形象、声誉的损害,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认定为“冒充军警人员抢劫”,显然与立法本意不符

本案中,被告人何某供述称,作案时上身穿一件黑色长袖警服(只有臂章没有肩章),后背插一支黑色猎枪,其拦住被害人驾驶的拖拉机后,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被害人立即跳下车,并挣脱后逃走,坐在驾驶室的被害人拿东西反击。被害人邓某海的陈述证实,车上下来四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其中一个穿着黑色长袖像警服上衣(左臂上从上到下印着“警察”两字)的男子问:“有没有驾驶证?”我看他们手中拿着枪和刀就猜想是抢劫,我就打开车门向来路上跑,我儿子邓某贵想要跳车。以上证据可以反映,何某在抢劫时虽然穿着一件类似警服的上衣,并用枪指向二被害人,但何某所穿着的并非警察制服,也没有驾驶警用交通工具或使用警用械具等,更没有出示警察证件,以普通人的辨识能力能够轻易识破其假警察身份。二被害人在第一时间即判断出何某等人是实施抢劫,而非警察执行职务,这从二被害人立即准备下车逃跑一节可以看出。何某着警服的行为并没有达到足以冒充警察的程度,其冒充行为明显缺少应有的程度和效果,也没有损害警察的形象,社会危害性与一般抢劫无异不宜认定为“冒充军警人员抢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