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刑案咨询
联系我们
  • 13816206804

  • jinshan0804@163.com

  • 上海 - 浦东新区 -
  • 上海伟创律师事务所
  • 200120

  • 民生路1199弄1号证大五道口2303-2306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文集>>正文

寻衅滋事过程中实施抢劫的,应如何定罪处罚?

来源: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 作者:孙金山 | 时间:2020/6/22

被告人马某,男,因涉嫌抢劫罪于2013418日被逮捕。

 

    被告人严某,男,因涉嫌抢劫罪于2013418日被逮捕。

 

被告人汪某,男,因涉嫌寻衅滋事罪于2013418日被逮捕。

 

被告人陈某,男,因涉嫌寻衅滋事罪于2013418日被逮捕。

 

西宁市某区检察院以被告人马某、严某犯抢劫罪和寻衅滋事罪,汪某和陈某犯寻衅滋事罪向某区法院提起公诉。

 

某区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315时许,被告人马某伙同严某、汪某、陈某、伊某(另案处理)在西宁市某娱乐场所门口搭乘被害人沙某的出租车前往小桥。期间,马某对被害人进行殴打并强行要求将车开往南山。到南山后,马某、严某、汪某、陈某无故殴打被害人,并打砸被害人的出租车。马某还强行将被害人随身携带的一部苹果手机要走。下山途中,严某砸毁被害人的苹果手机,汪某、陈某为逃离现场,先行去打出租车,马某、严某将被害人带至一平台处继续殴打被害人并让被害人脱去衣服,抢走被害人随身携带的现金350元、三星手机一部,后马某将350元现金与被害人的衣服一同丢弃。经鉴定,苹果手机、三星手机分别价值2900元、2600元,被砸出租车等物品修复价格5400元。

 

某区法院认为,被告人马某伙同被告人严某、汪某、陈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暴力手段劫取被害人的财物,其行为均构成抢劫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成立,本院予以确认,但认定罪名有误,应予纠正。汪某、陈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依法应减轻处罚。鉴于四被告人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均可酌情从轻处罚。马某的辩护人提出的马某行为只构成寻衅滋事罪,不构成抢劫罪的辩护意见与事实及法律相悖,不予采纳。严某辩护人提出的严某行为属于逞强好胜,没有非法占有目的,不构成抢劫罪的辩护意见,与事实及法律相悖,不予采纳。依照刑法相关法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马某、严某犯抢劫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元;

 

被告人汪某、陈某犯抢劫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一审宣判后,四被告人均上诉称不构成抢劫罪。

 

某区检察院抗诉提出,该判决对四被告人的定性均不准确,量刑不当:(1)对被告人马某、严某以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不适当。其先行无故殴打被害人且对被害人的车辆进行打砸,后又临时起意在平台处对被害人进行抢劫,应以寻衅滋事罪和抢劫罪数罪并罚。(2)对被告人汪某、陈某以抢劫罪的共犯论处,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不适当。汪某、陈某对马某、严某临时起意在平台处对被害人进行抢劫的行为既无事前的通谋,也没有实施行为,不属于抢劫罪的共犯,应以寻衅滋事罪论处。西宁市人民检察院认为某区人民检察院的抗诉理由成立。

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315时许,被告人马某、严某、汪某、陈某和证人伊某在西宁市某娱乐场所门口搭乘被害人沙某的出租车前往小桥,车行至五岔路口时,马某改变主意要求被害人将车开往南山,被害人不愿意,马某便对被害人进行殴打,被害人被迫将车开往南山。上山途中,马某让被害人坐到车后座,并强行让被害人拿出苹果手机交给自己,其将车开至山顶公墓。在此,马某、严某、汪某、陈某对被害人进行殴打,并强令被害人跪在一墓碑前磕头,对被害人进行侮辱。后马某开车下山,因路况不熟,出租车陷入沟里,马某等四名被告人下车又对被害人进行殴打,且对出租车打砸后弃车带被害人下山。途中,严某将被害人的苹果手机砸毁。行至半山时,汪某、陈某、伊某先行下山,马某、严某将被害人带至一平台处继续殴打并让其脱去衣服,将其随身携带的现金350元、三星手机一部抢走,后马某、严某追上汪某等三人搭乘出租车离开。经鉴定,苹果手机、三星手机分别价值为2900元、2600元,被砸出租车等物品修复价格5400元。

 

西宁市中级法院认为,马某、严某酒后搭乘被害人驾驶的出租车,强行让被害人将车开至南山,殴打并侮辱被害人,打砸被害人的出租车,后又将被害人带至一平台处继续殴打并让其脱去衣服及抢走其随身携带财物的犯罪过程,是马某、严某在寻衅滋事犯罪过程中实施的同一行为,其危害行为处于不间断的过程中,被告人为实现其犯罪意图而采用的具体作案手段的数量和所利用的具体作案环境发生并更后使用的不同作案方式,只是其所实施的一个危害行为的组成部分或构成因素。因此,马某、严某的行为应认定为实质的一罪即抢劫罪。某区检察院抗诉认为,马某、严某以两种主观故意,实施两种行为,构成数罪,应以寻衅滋事罪和抢劫罪进行数罪并罚的意见,否定了一行为持续进行的属性,其抗诉理由不能成立。马某、严某认为不构成抢劫罪而构成寻衅滋事罪的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被告人汪某、陈某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对被害人无故殴打、侮辱并对被害人的出租车进行打砸的行为应认定为寻衅滋事罪。下山途中,汪某、陈某和证人伊某走在前面,马某、严某在平台处殴打被害人并抢走被害人财物的行为事先无预谋主观上无抢劫的共同故意客观上也未实施抢劫的行为根据根据主客观相一致原则应以寻衅滋事罪论处。某区检察院的抗诉理由及汪某、陈某的上诉理由均成立,予以采纳。

 

被告人马某、严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酒后随意殴打他人当场劫取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被告人汪某、陈某伙同马某、严某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构成寻衅滋事罪。原判认定基本事实清楚,但对汪某、陈某定性不准,应予纠正。依照刑法相关规定,判处如下:

1、维持西宁市某区法院刑事判决书中对马某、严某的判决部分;

 

2、撤销西宁市某区法院刑事判决书对汪某、陈某的判决部分

 

3、被告人汪某、陈某均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三千元

 

孙金山律师认为二审法院的定性准确、说理充分,体现了二审合议庭成员高超的业务水准。关于马某、严某为何只需以抢劫罪一罪论处,而非数罪并罚,孙律师在赞同二审法院说理的情况下,再补充一点:马某、严某二人之所以能在后期劫得被害人的350元现金及三星手机等财物,虽与二人在平台处对被害人的殴打有直接关系但也同时与二人前期在山顶及下山过程中对被害人的殴打、侮辱、砸车行为不无关联可以说,二人对被害人的暴力行为从山顶到平台处从未实质间断过应作为一个整体来评价,因此,应将前期的暴力行为亦评价为平台处劫财的“暴力威胁手段”,否则,如果将前期的暴力行为评价为寻衅滋事罪,而后期平台处劫财行为定性为抢劫罪时还得再将前期的暴力行为评价为抢劫罪的“暴力威胁手段”这样前期的暴力行为实质上是评价了两次,这就有违刑法重复评价原则了!因此,完全可以以抢劫罪一罪对马、严二人定罪处罚,这样就相当于用抢劫罪这个重罪将前期寻衅滋事罪这个轻罪给吸收了(将前期寻衅滋事所使用的暴力行为评价为后期抢劫罪的“暴力威胁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