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刑案咨询
联系我们
  • 13816206804

  • jinshan0804@163.com

  • 上海 - 浦东新区 -
  • 上海伟创律师事务所
  • 200120

  • 民生路1199弄1号证大五道口2303-2306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文集>>正文

将未成年人作为人质,逼迫在场的亲属当场交付财物的行为应如何定性?

来源: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 作者:孙金山 | 时间:2020/6/24

被告人马某,男,19805月出生。2013315日因涉嫌犯绑架罪并逮捕。

  

某市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马某犯绑架罪,向某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某市中级法院经审理查明:

 

1201211237时许,被告人马某经预谋后,进入某市某号楼下的车库内,持尖刀挟持魏某(5周岁)为人质,当先向魏某的母亲伊某勒索财物。在伊某交出人民币30000元后,马某放下魏某并逃跑。

 

2201311818时许,被告人马某经预谋后,来到某市某号楼二单元北侧停车位处,持尖刀挟持张某(11周岁)为人质,进入车内当场向张某的母亲宋某勒索财物。在宋某交出人民币16000元后,马某放下张某并逃跑。

 

320132617时许,被告人马某某经预谋后,进入某市某号楼下的车库内,持尖刀挟持单某(7周岁)为人质,进入车内当场向单某的母亲刘某勒索财物。在刘某交出人民币1500元后,马某仍然挟持单某,并继续向刘某勒索财物,后又向单某的父亲电话勒索赎金20万元。当日19时许,在单某父亲交出赎金20万元后,马某放下单某并逃跑,随即被公安民警抓获归案。

 

某市中级法院认为,被告人马某以勒索钱财为目的将他人作为人质,共勒索财物人民币近25万元,其行为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破坏了社会治安秩序,已构成绑架罪。公诉机关指控马某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马某因第三起犯罪到案后,主动供述第一起和第二起犯罪,有坦白情节,对相关公诉意见和辩护意见予以支持和采纳,可基于此情节对其从轻处罚。据此,依据刑法相关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马某犯绑架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提起上诉,后又撤回上诉,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孙金山律师认为本案一二审法院定性均有误应以抢劫罪与绑架罪数罪并罚来追究被告人马某的刑事责任。理由:

 

根据马某的供述,其主观意图是抢劫,从其实际作案经过看,马某的犯罪动机并不十分清晰,抢劫与绑架的犯罪意图交织在一起,抱着能抢则抢,抢不到也可能勒索其家人钱财的主观意图。所以,我们应全面分析马某实施的所有犯罪行为,才能对其行为准确定性。在第一二起犯罪中,马某均是当着未成年人母亲的面,持刀控制该未成年人,要求其母亲开车至人少的地方后,被害人母亲当场交付钱财,马某放人。马某在这两起犯罪中实施的行为均不具备绑架罪的特征:1、对未成年人的人身控制程度尚达不到绑架罪要求的程度,从被害人的陈述和马某的供述看,两起犯罪中,马某持刀控制未成年人的时间较短,被害人母亲驾车行驶的路程不长;相反,马某控制未成年人的手段符合抢劫罪的即时性特征,立即控制后当场获取钱财,随即放人2、马某控制了未成人后,向其母亲索要钱财,表面上看似符合绑架罪向第三人勒索钱财的行为特征,但实际上被控制的未成年人与母亲一直同行,处在同一空间内,马某没有将未成年人带离单独控制,不具备绑架罪所要求的“非当场性”、“非当面性”特征,而恰好符合抢劫罪“当场性”的特征,未成年人的母亲虽然均将车开出一段后才交付钱财,但这种时间和空间的转移应视为“当场性”的延展,不影响抢劫罪的成立。

 

在第三起犯罪中,马某劫得1500元现金后嫌钱太少,未达目的而又劫持被害人,向被害人父亲打电话索要20万。根据马某的供述和被害人的陈述,马某在实施第三起犯罪过程中,与被害人单某的父亲通话称,必须要拿20万,少一分也不行,否则就弄死单某和单某的母亲。因此,从主观上讲,马某先有当面抢劫的故意,后来则具有挟持人质向不在现场的家属勒索钱财的故意,马某属先后产生了抢劫和绑架两个犯罪故意。从客观上讲,马某先使用暴力劫取1500元,后又将单某和其母亲控制在被害人的吉普车内,以威胁二被害人的生命、健康的方式向单某的父亲勒索钱财,是分别实施了抢劫和绑架两个犯罪行为,对其应分别认定为抢劫罪和绑架罪,实行数罪并罚。马某所实施的第三起犯罪,并非是在绑架过程中又以暴力、胁迫等手段当场劫取被害人财物,而是以胁迫手段当场劫取被害人财物后又劫持被害人向其亲属索要钱财,因此不属于最高法《关于对在绑架过程中以暴力、胁迫等手段当场劫取被害人财物的行为如何适用法律问题的批复》中所指的范围,不能适用该批复择一重罪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