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刑案咨询
联系我们
  • 13816206804

  • jinshan0804@163.com

  • 上海 - 浦东新区 -
  • 上海伟创律师事务所
  • 200120

  • 民生路1199弄1号证大五道口2303-2306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文集>>正文

陈某贩卖毒品案------“零口供”毒品案件的证据标准应如何把握?

来源: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 作者:孙金山 | 时间:2020/7/3

被告人陈某,男,1976年出生。因涉嫌贩卖毒品罪,201593日被逮捕。

 

某市检察院以被告人陈某犯贩卖毒品罪,向某市中级法院提起供述。被告人陈某对指控的犯罪全部否认,其辩护人认为全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宣告无罪。

 

某市检察院指控以下4起犯罪事实:

 

12015721日,被告人陈某用186号段手机多次同159号段机主联系购买冰毒。72218时许,陈某、丁某(另案处理)分三次往159号段机主提供的邮政储蓄卡上存入19800元。72420时许,一个名叫“小哥”的男子让吴某(另案处理)将藏有冰毒的鞋盒从广东省佛山市通过快递寄给陈某。7279时许,侦查人员将前来接收毒品的陈某抓获,并查获疑似毒品一包。经鉴定,该包毒品净重976克,甲基苯丙胺含量为71.53%

 

2201579日,被告人陈某同159号段机主联系购买冰毒,分三次往159号段机主提供的邮政储蓄卡上存入18800元预付款。71116时许,“小哥”让吴某从广东佛山通过快递将装有1000克冰毒的米粉袋寄给陈某。

 

320159月的一天,被告人陈某购买约200克冰毒并通过某快递让刘某(另案处理)帮助接收,后被告人陈某伙同丁某向刘某家中将该冰毒取走。

 

420138月,被告人陈某让任某(已判刑)帮助贩卖毒品。9157时许,任某到某市一酒店内找到陈某拿了一包冰毒,后到其他酒店贩卖时,被当场抓获。经鉴定,该包冰毒净重187克,甲基苯丙胺含量为63.19%

 

某市中级法院经审理认为,第1起事实中,公安机关监控被告人陈某通过快递购买冰毒,通话记录、手机信息查询及银行汇款记录均显示陈某同上线联系及汇款情况,快递单据查询及丁某等人证言证实陈某购买冰毒以及快递流转情况。第2起事实中,通话记录、银行交易记录、快递信息均能相互印证,亦有丁某证言在案佐证。第4起事实中,任某供述其冰毒来自陈某,证人武某亦证实听任某说过冰毒来自陈某,公安机关又当场查获冰毒。第3起事实中,贩卖冰毒数量应认定为100克。丁某、刘某供述证实丁某、陈某先后到刘某家试吸和取冰毒,冰毒系陈某所买。但关于冰毒的数量,只有刘某供述,一次供100克,另一次供200克左右,依照有利于被告人(就低不就高)原则,应认定为100克。据此,依照刑法相关规定,认定陈某构成贩卖毒品罪。一审宣判后,被告人陈某上诉,某省高级法院经开庭审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的主要问题:“零口供”的贩卖毒品犯罪案件证明标准如何把握

 

评析:本案被告人陈某对起诉书指控的所有犯罪事实均予以否认,即本案系“零口供”毒品案。对于“零口供”案件应注意综合把握一下几点:

 

(1)要协调刑事案件证明标准统一适用与毒品案件特殊性的关系。通常情况下,毒品案件上下家往往是单线联系,上下家有的甚至不认识,毒品、毒资等证据也不易调取或已不存在,加上被告人不供认犯罪事实,导致审查证据和认定事实困难,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对毒品案件降低证明标准。《刑诉法》第53条关于证明标准的规定适用于“一切刑事案件”,显然包括毒品犯罪案件在内,但考虑到个案情况不同“证据确实充分”的具体要求也是有所差别的。这一点,理论与实务界均已达成共识。因此,在统一适用证明标准的同时,要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灵活把握。比如,毒品犯罪案件,2008年的《大连会议纪要》规定,对于毒品、毒资等证据已不存在,导致审查证据和认定事实困难的案件,如果被告人口供与同案被告人供述相吻合,并且完全排除诱供、逼供、串供等情形被告人口供与同案被告人供述可以作为定案根据仅有被告人供述与同案被告人供述作为定案根据的,对被告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要特别慎重。从上述规定看,毒品案件的证明标准有以下几个特殊性:一是被告人口供与同案被告人的供述吻合的,如能完全排除诱供、逼供、串供等情形,可以定案;二是没有毒品、毒资等证据的,不影响定案;三是上线或下线不清的,可以查清的事实定案,可以对查清的被告人追究刑责;四是虽然毒品案件有一定的特殊性,但在只有被告人一人供述(或同案犯一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与之相互印证时,不能定案;五是即使以被告人供述与同案被告人供述来定案,对被告人判处死刑也要慎之又慎(原则上不判死刑立即执行)

 

(2)要协调孤证不能定案与上下家单线联系的关系。孤证不能定案是具体适用证明标准时应遵循的一条重要规则。孤证不能定案是指定罪证据在数量上必须达到一定的量,既包括全部案件事实,也包括每一项事实,均不能只有一个证据。因为,在只有一个证据的情况下,证明某一犯罪事实有无的证据数量比形成“一对一”关系,该单个证据证明的事实无法得到印证,证据真实性难以判断。前面已讲,毒品犯罪案件不能因为其特殊性而降低证据标准,在上下线单线联系的情况下,要充分挖掘上下家被告人供述的证明力,收集固定“隐藏”了的证据,尤其是要注重毒品犯罪人之间的合意、毒资、毒品之间的流转,除非证据确实充分,否则,只有孤证时,不能定案。

 

比如,本案第一二起指控事实,虽然是上下家单线联系,但上下家之间的通话记录、手机信息查询及银行汇款记录都被调取,证实被告人陈某同上线联系及汇款情况,侦查人员也实施了控制下交付,当场抓获被告人,证据之间相互印证,已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可以认定。

(3)要协调排除证据之间的矛盾与证据在细枝末节上存在的瑕疵的关系。对于没有直接证据,依靠间接证据定案的案件,《最高法关于适用(刑诉法)的解释》第105条明确规定,间接证据之间必须相互印证,不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这里的“矛盾”指的是证据之间在证明被告人是否有罪上存在的实质矛盾而非不影响定罪的细枝末节之间的差异或不同说法

    

比如,本案的第三起事实,丁某供述案发时间是20152,而刘某供述为20154,由于案发时间久远和人的记忆规律,二人在时间上进行大概的供述,存在一定误差也是在合情合理的范围之内该矛盾并非影响定罪的实质矛盾,因此,不能将二人供述上的这种细微差异作为否定该起事实的理由

 

但是,在涉及犯罪数额、毒资等情节的应当坚持有利于被告人(就低不就高)原则来认定。比如,第三起事实中,陈某通过邮寄购买冰毒的事实虽然存在,但关于冰毒的数量,只有刘某的供述,由于刘某两次供述不一致,一次供述100多克,另一次供述200多克,依照“就低不就高”原则,应当认定为100余克。【注:笔者认为,《大连会议纪要》规定“仅依靠被告人供述与同案被告人供述定案的,即使毒品数量达到了当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判处被告人死刑也应当慎之又慎”正是上述“有利于被告人原则”的体现!】

 

(4)要协调证据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的关系。《刑诉法》第53条第2款规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同时符合3个条件:一是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二是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三是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因此,排除合理怀疑只是证据确实充分的一个条件。需要注意的是,合理怀疑是有一定理由和根据的怀疑,而不是随便猜测和主观臆断,排除合理怀疑也必须用一定证据去有效排除,不能只是推断。因此,在认定被告人是否有罪时,不仅要从正面审视每个定案事实是否都有查证属实的证据来支持,还要从反向判断案件事实是否已排除了对被告人构成犯罪所有的合理的怀疑。在审查毒品犯罪案件时,要注意综合全案证据,考究是否存在冤错的可能,是否存在上下线犯罪人员攀供诬告他人的可能,是否存在不符合证据标准勉强立案、起诉、判决的可能等等情形。

    

    比如,本案的第四起事实,任某供述其冰毒来自陈某,证人武某亦证实听任某说冰毒来自陈某,虽然武某证言对任某证言起到一定“加强”的作用,但武某毕竟不是亲眼看到或亲身感知到任某从陈某处购毒。因此,武某的证言起不到实质印证任某供述的作用,任某有关“冰毒来自陈某”的供述仍然属于孤证,公诉机关指控的第四起事实不能成立

 

 

 


上一条:已经是第一条了 下一条:上海刑事律师:未查获实物的毒品数量应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