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刑案咨询
联系我们
  • 13816206804

  • jinshan0804@163.com

  • 上海 - 浦东新区 -
  • 上海伟创律师事务所
  • 200120

  • 民生路1199弄1号证大五道口2303-2306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文集>>正文

上海运输毒品案律师:证明被告人身份情况的证据存在矛盾,最高法不核准死刑!

来源: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 作者:孙金山 | 时间:2020/11/28

7、上海运输毒品案律师:证明被告人身份情况的证据存在矛盾,最高法不核准死刑!

 

被告人王某,女,彝族,自报现年龄501998年因犯运输毒品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一千元,经减刑后2012417日刑满释放。2013417日因本案被逮捕。

 

某市中级法院于20145月认定被告人王某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宣判后,王某提出上诉。某省高级法院开庭审理,于201412月驳回王某的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法核准。最高法经依法复核,于20163月作出裁定,以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将本案发回某市中级法院重新审判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王某为获取高额报酬,受毒贩雇佣到云南省运输毒品回某市。201338日,王某与同案被告人刘某、李某、张某(均已判刑)从某市出发,前往云南边境运输毒品。途中由王某负责与毒贩电话联系及支付路途开销。到达云南边境后,310日上午,两名男子送来装有33块海洛因的密码箱,王某打开密码箱抠出部分海洛因交给李某、张某吸食,王某也抠出少量海洛因放入水中,以检验海洛因质量。后王某安排刘某、李某、张某将8块海洛因装进黑色长筒丝袜捆绑于各腰间,王某将3块海洛因装进黑色长筒丝袜捆绑于腰间,并将6块海洛因放入自己携带的黄色挎包内。王某等人乘车于当晚到达云南省某县。在同案被告人马某(已判刑)的安排和护送下,王某等人乘车于311日上午到达云南省楚雄市,马某租用“吉利”轿车继续送王某等人前往某市。当日15时许,当车行至某市某区某村路段时,被公安人员拦停检查。公安人员当场从王某身上和其携带的黄色挎包内查获毒品海洛因9块,净重3069克,从刘某、李某、张某身上各查获海洛因8块,共计净重10890经鉴定,均含有海洛因、乙醚可待因成分

 

被告女人王某违反国家毒品管理法规,伙同他人运输毒品海洛因,其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在共同犯罪中,王某直接与上下家联系并收取毒品,安排各同案被告人携带毒品,负责支付路途开销等,系罪责最为严重的主犯。被告人王某运输海洛因1万余克,数量大,属罪行极其严重,且系累犯、毒品再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遂判决王某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该案发生在我国西南某省,存在的主要问题是:被告人王某归案后所报姓名与前科确认的姓名不同,经查原始户籍登记,卷内“常驻人口信息表”上照片中的女子容貌与王某本次归案后照片及前科照片中的女子有明显差异出生日期等信息也有不同

 

上述问题从侦查机关、公诉机关到一审法院均未发现。后发回重审查明,被告人的真名是王某,前科刑满释放后,因其户口在派出所没有存底,故以其堂姐的名字办理了户口登记,前科的名字也是假的。也就是说,王某在前科和本案庭审中隐瞒了真实姓名,冒用他人姓名

 

点评:按照犯罪构成“四要件”说,犯罪主体对于犯罪是否成立具有重要意义(未满十四周岁不构成犯罪),同时由于主体是否具有累犯、毒品再犯等量刑情节及是否系残疾人、盲人、聋哑人、怀孕及哺乳期妇女等均对量刑有重大影响,故犯罪主体的基本身份情况具有独立的重要价值和意义

 

在案件的侦查机关,侦查人员往往侧重于收集实施犯罪的证据,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后,侦查人员更想搞清楚的是犯罪嫌疑人是否实施了某种犯罪行为,对嫌疑人身份部分的证据收集可能会重视不够。侦查环节是刑事诉讼的起始,嫌疑人到案后,通常第一步是核实嫌疑人的身份情况,但对于在贩卖、运输毒品中人赃俱获的犯罪嫌疑人,如系流窜作案、不报真实姓名的犯罪嫌疑人,侦查人员往往认为犯罪事实已查清,可以按照其自报姓名结案移送审查起诉,而未详尽收集其身份的相关证据,或对已经收集到的相关身份证据未予认真核实。笔者认为,应当详细审查比对嫌疑人本人与户籍资料照片容貌是否一致,详细询问其父母兄弟姐妹等近亲属基本情况,如户籍资料照片与本人相差较大,应将其入看守所照片通过近亲属或其自述成长地、经常居住地周围群众进行核实如仍不能确定,应与其直系血亲进行DNA比对

 

被告人的身份情况是属于应当运用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本案中的户籍照片与被告人存在明显差异,由于前期诉讼阶段未将照片与被告人进行仔细比对,错误地作出了“同一”认定,导致案件被发回重审。证据的真实性,是证据的生命,证据没有真实性就没有证明力。对证据的真实性,应当综合全案证据审查查证属实。证据之间具有内在联系,共同指向同一待证事实,不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如果证据之间不能相互印证,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则不能采信。

 

8、上海刑事律师:侦查人员未按规定制作毒品可疑物封装笔录,导致查获物证的“同一性”受到质疑!

 

答:2017322日,吸毒人员侯某和被告人严某电话联系要在严某处购买毒品,二人在电话中谈好了交易的地点、时间、数量及价格。下午17时许,被告人严某从某市某区驾驶自己的红色荣威轿车出发准备将毒品海洛因运至某县与侯某交易。18时许,被告人严某驾车行至某县某镇某村路段时,将车停在公路边等待交易对象侯某,在等待过程中被某县公安民警抓获,但在严某身上及车上均未搜查到毒品。民警通过荣威轿车上的行车记录仪发现严某在停车时曾下过车,并且形迹可疑。323日上午8时许,某县公安局民警在某路段严某停车位置公路旁边的草丛中搜出一个用白色透明塑料袋包裹的8小包毒品海洛因疑似物,经称重:净重71。经鉴定,上述毒品海洛因疑似物中均检出海洛因成分。2017324日,某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刑事技术室将提取的包裹毒品海洛因可疑物的塑料包装上的粘附物委托某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进行检验。2017329日,经某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送检的毒品海洛因疑似物塑料包装袋上的粘附物中检出DNA-STR分型,有15STR分型与被告人严某相同,其似然比率为8.33X10

 

某县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严某违反国家毒品管理法规,明知是毒品,为了实施贩卖而予以运输,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经查,吸毒人员侯某为了立功,故意与被告人严某联系购买毒品,约定了交易的时间、地点、价格及数量,并将此情况告知公安机关,在交易时公安机关可进行抓捕;本案中,因被告人严某本身存在贩卖毒品的故意,在特情引诱下贩卖了数量较大的毒品,属于“数量引诱”。依照刑法相关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严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50000元;

 

二、对扣押的海洛因70克予以没收。

 

一审宣判后,严某提出上诉称“查获的毒品海洛因非其所有,之前从未见过”的上诉意见,其辩护人提出“侦查机关未严格按照两高一部《办理毒品犯罪案件毒品提取、扣押、称重、取样和送检程序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要求,对毒品及包装物进行现场封装,该案物证可能被调换或受到污染,无法做到物证的同一性和排他性,该案物证及鉴定意见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认定严某贩卖毒品的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

 

二审中,某市中级法院依法通知了参与本案毒品查获、扣押、送检、鉴定等各环节的6名侦查人员及2名鉴定人员出庭作证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虽未按照《规定》的相关规定制作书面封装笔录,但侦查人员出庭作证已经证实了“本案物证系侦查人员用物证袋封存,封存后直至送检前被物理隔离妥善保管,严某及其他人员未接触过被物证袋封存的物证,本案物证没有被调换或受到污染的可能。”同时,本案鉴定人员证实“8小袋毒品包装袋的外包装上,只检出了严某的DNA,未检出其他人的DNA”,故二审认为,本案物证能够做到同一性和排他性,对本案物证及DNA鉴定意见予以采信。严某虽拒不供认其犯罪事实,但DNA鉴定证实其接触过本案的毒品,结合本案其他证据可以认定严某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对严某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以上辩护意见不予采纳。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的主要问题:侦查机关未严格按照《规定》的要求,对毒品及包装物封装时未制作封装笔录,未如实反映封装过程,导致被查获物证的同一性和排他性受到质疑

 

点评:本案中,严某“零口供”作无罪辩解,辩护人也作无罪辩护。《规定》第九条规定:“现场提取、扣押等工作完成后,一般应当由两名以上侦查人员对提取、扣押的毒品及包装物进行现场封装,并记录在笔录中。封装应当在有犯罪嫌疑人在场并有见证人的情况下进行;应当使用封装袋封装毒品并加密封口,或者使用封条贴封包装,作好标记和编号,由侦查人员、犯罪嫌疑人和见证人在封口处、贴封处或者指定位置签名并签署封装日期。犯罪嫌疑人拒绝签名的,侦查人员应当注明。确因情况紧急、现场环境复杂等客观原因无法在现场实施封装的,经公安机关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可以及时将毒品带至公安机关办案场所或其他适当的场所进行封装,并对毒品移动前后的状态进行拍照固定,作出书面说明”查获毒品可疑物后及时封装是办理毒品案件的重要步骤,是确保查获毒品及包装物不被调换、不受污染的重要方式,也是保证检验、鉴定真实可靠的前提,本案中由于侦查人员的疏忽没有按照规定制作封装笔录,因而不能反映出毒品及包装物的封装情况,导致辩护人对此提出合理怀疑,经过多名侦查人员及鉴定人员出庭作证才还原出封装情况的事实,法院在确信了查获物证的同一性和排他性后,结合其他证据认定严某构成贩卖毒品罪。如果侦查人员在提取、采集毒品及内外包装物上的痕迹、生物样本等物证时按照《规定》的要求封装、提取、采集等,既能增强执法的公信力,减少合理怀疑,节约司法成本,又能使人民群众在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笔者孙金山律师认为,既然《规定》作了如此严格的要求,侦查机关就应当重视遵照执行,莫嫌麻烦!严格依法侦查、办案既是对犯罪嫌疑人权益的合法保障,也是对侦查人员自己的保护。既然能够意识到抓获现场可能环境复杂,对于特情介入的毒品案件(比如本案),在抓捕前,侦查机关就应当安排专职录音录像人员协同抓捕,以固定好抓捕现场最原始的物证状况,即使侦查人员拒不签字、见证人未到位,只要抓捕时的录音录像客观全面,也能最大限度地保障物证的同一性、排他性

 

9、上海刑事律师:多名证人同时在“指认现场”等待其他证人指认的,指认现场笔录不得作为定案的证据!

 

答:被告人马某系居住于某市某县某村的村民。马某自2015年以来,将从他人处购买的毒品海洛因分装后用塑料袋包裹,以50元、100元、150元不等的价格在其家中零星贩卖给吸毒人员杨某、李某、杨贵某、沙某、安某等,并多次容留吸毒人员杨某、李某、杨贵某、沙某、安某、祝某在其家中吸食毒品海洛因、鸦片

 

2016917日晚,被告人马某在其家中和祝某一起吸食由祝某带回的毒品鸦片,于当日22时许被某县公安机关派出所民警查获。

 

某县法院经审理以被告人马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5000元;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4000元;二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9000元。

 

本案的主要问题是:多名证人指认现场时,其他证人在指认现场等待并看见之前的证人指认的全过程,指认程序严重违法,对指认现场笔录不予采信

 

点评:本案中,沙某、杨贵某、杨某、祝某等证人带领侦查人员对容留其吸食毒品的现场进行了指认。经查,侦查人员于2016928将沙某、杨贵某及被告人马某同车送往某县某村进行指认929日将杨某、祝某同车送往某县某村进行指认。庭审中,辩护人指出指认活动没有个别进行,指认笔录不应采信的辩护意见。法院依法通知侦查人员出庭作证。庭审中,侦查人员虽陈述证人指认是分别进行,证人乘坐的车辆距离案发地较远,无法看清案发现场情况,但从指认现场照片上能够看见路边停放的警车与侦查人员的陈述相互矛盾应认定指认活动没有个别进行证人之间存在相互的影响和干扰。因指认是指犯罪嫌疑人按照司法人员的安排,当场直接指出其他犯罪嫌疑人或物品、场所、位置等,是对人或物的指出和辨认,而辨认是指犯罪嫌疑人按照司法人员的安排,从多人或物中辨认出其他犯罪嫌疑人或物,应该说,指认是辨认的一种,根据《刑诉法解释》第九十条第二款第三项“辨认笔录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作为定案的依据:(三)辨认活动没有个别进行的”之规定,四名证人于2016928日、29日的辨认笔录不得作为定案的依据

 

另外,本案的定性方面也应重点关注。如果各吸毒人员去被告人马某家购买毒品时,仅仅是为了“验货”“试吸”,那么不应认定马某有容留他人吸毒的故意,仅以贩卖毒品罪一罪定罪处罚即可;如果马某在其家中向各吸毒人员出售“零星”毒品时,交易完毕直接在其家中吸食,那么可以认定马某有容留他人吸毒的故意,达到一定情节,应以贩卖毒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二罪并罚。

 

10、上海贩卖毒品罪律师:对查获的毒品可疑物未分别隔离称重,致使一组疑似物未认定为毒品!

 

20173月以来,被告人范某在其租住位于某市某区某酒店旁边的5楼出租房楼下,向赵某、郑某等人多次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

 

20177311时许,赵某在被告人范某的出租房内向范某购买了200元的甲基苯丙胺后,到该市某电影院上班时,被公安人员抓获。公安人员从赵某随身携带的挎包内查获疑似甲基苯丙胺1小袋净重0.37克。随后,公安人员根据赵某的交代,在该市某酒店楼下将被告人范某抓获,并从其随身携带的挎包内及出租房内搜出疑似毒品甲基苯丙胺51袋共计净重33.75,其中一大袋疑似毒品甲基苯丙胺净重17.64。公安机关将查获的上述疑似毒品甲基苯丙胺共计52袋予以扣押后,除将一大袋净重17.64克的疑似毒品甲基苯丙胺只抽取0.95克送检外,其余扣押的51袋疑似毒品甲基苯丙胺全部送检。经某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检验,上述查获的疑似毒品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因51袋疑似毒品每袋均不满1克,52袋疑似毒品在检验中被耗尽。

 

另查明,被告人范某到案后,如实供述了其多次向他人贩卖毒品的事实,但其被查获后即提出公安机关扣押的净重17.64的一大袋疑似毒品甲基苯丙胺系其用于添加到甲基苯丙胺中的塑化剂,不是甲基苯丙胺。当时,公安机关对该疑似毒品做称量、抽样送检时,与其余扣押的毒品甲基苯丙胺一起采用相同的设备进行称量,并封存、送检

 

某市某区法院认为,被告人范某多次向他人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并扣押其用于贩卖的毒品甲基苯丙胺共计16.48,数量较大,其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范某在归案后如实供述了本案事实,庭审时认罪态度较好,量刑时可以从轻处罚。依照刑法相关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范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20000......

 

本案的主要问题:包装物外观特征不一致时,未分组称重、抽样送检,会造成什么严重后果

 

点评:本案中,被告人范某到案后即提出公安机关扣押的净重17.64克的一大袋疑似毒品甲基苯丙胺系其用于添加到甲基苯丙胺中的塑化剂,不是甲基苯丙胺。当时,公安人员对该疑似毒品做称量、抽样送检时,与其余扣押的毒品甲基苯丙胺一起采用相同的设备进行称量,并封存、送检。对此,通过查看相关视频资料并询问办案民警发现公安人员对扣押在案的多份毒品可疑物进行称量、抽样送检时均采用将所有的疑似物轮流放在同一张纸上进行称量、抽样送检而未将每份疑似物分开放在不同的纸张上进行称量、抽样送检导致可能不是毒品的疑似物被真正的毒品污染,进一步导致可能不是毒品的疑似物也被检查出毒品成分,最终可能导致将相应的疑似物错误地计算为行为人贩卖毒品的数量。因此,由于办案民警没有严格按照两高一部《办理毒品犯罪案件提取、扣押、称量、取样和送检程序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规定对查获的毒品分别隔离进行称重导致17.64克的疑似毒品甲基苯丙胺的样品因为称重、抽样程序不规范,17.64克疑似毒品甲基苯丙胺无法被认定为毒品,从而使公诉机关指控的一大袋17.64克疑似甲基苯丙胺的物质作为被告人范某贩卖毒品数量的证据不足,该部分数量无法计算为被告人范某贩卖毒品的数量。

 

11、上海运输毒品案律师:翻译必须具有中立性,侦查人员不得同时兼翻译,否则言词证据不得作为定案的证据!

 

2013年上半年,被告人聂某驾驶自己的私家车从事非法运营期间,认识了毒贩王某。2013 913日下午,被告人聂某受毒贩王某雇佣,驾驶自己的私家车来到某省准备接运携带毒品人员返回某市。不久聂某在一岔路口接上携带有毒品的一名怀孕的妇女和三名带小孩的妇女刘某、李某、吴某(三人已被监视居住,另案处理)后驾车返回某市。当晚930分,当车行至某市某哨卡处时,被执勤武警拦停检查。在此过程中,怀孕妇女逃离,聂某则将自己使用的与毒贩王某电话联系的三星手机丢弃在路边的草丛内。接报赶到的公安民警将聂某及刘某、李某、吴某抓获,并从聂某车内查获海洛因2块。随后,民警将刘某、李某、吴某带至医院检查,发现三人体内藏有异物,通过医疗措施,刘某、李某、吴某分别从体内排出13坨、11坨、14坨海洛因。同时,民警还分别从刘某、李某、吴某身上搜出21坨、20坨、19坨海洛因。上述查获海洛因共计净重2056.77克。经鉴定,查获的毒品均检出海洛因成分,海洛因含量分别为26.9%37.3%

 

某市中级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聂某为获取非法利益,明知其接载的人员携带有毒品而予以运输,其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被告人聂某运输毒品2056.77克,应予严惩,但其坦白认罪,可从轻处罚。依照刑法相关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聂某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万元......

 

本案的主要问题:未为不通晓当地用语、文字的少数民族证人提供适当的翻译人员,该种证言是否具备证据的“合法性”

 

点评:

 

《最高法关于适用(刑诉法)的解释》第七十六条规定:“证人证言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作为定案的依据:......(四)询问不通晓当地通用语言、文字的证人,应当提供翻译人员而未提供的”《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证人证言,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三)询问聋哑人或者不通晓当地通用语言、文字的少数民族人员、外国人,应当提供翻译而未提供的”本案在案证据中,虽然公安人员对李某讯问时聘请了翻译人员,但该翻译人员同时也是本案的侦查人员,身份混同,与中立的翻译如实转述的职能存在冲突如有意翻译或不翻译某些字句可能导致无法有效保障李某的诉讼权益,难以准确记录李某的证言。综上,由于公安人员未为少数民族证人李某提供中立的翻译人员,证人李某的证言因取证程序不合法,导致法院对此份证据不予采信

 

12、上海涉毒犯罪辩护律师:侦查人员未如实记录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应以录音录像内容为准!

 

2014917日,被告人肖某、胡某驾车来到某市某转盘处,肖某从在此等候的毒贩刘某处取得冰毒,放入一黑色塑料袋中,同时将刘某送给胡某吸食的一小包冰毒交给胡某。2014918日,肖某携带取得的冰毒与被告人胡某一起驾车从某市出发前往A市。当日18时许,肖某、胡某抵达A市某宾馆时,被设伏的公安民警抓获,当场从二人携带的黑色塑料袋内、胡某携带的蓝色手提包内查获冰毒。经称量,从黑色塑料袋、蓝色手提包内查获的冰毒分别净重463.2克、4.6克。经鉴定,均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59.8%76.6%

 

A市中级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肖某、胡某携带冰毒从某市至A市被查获,二人的行为构成运输毒品罪。二人应共同对运输的463.2克冰毒承担责任(另4.6克冰毒系供胡某吸食的)。共同犯罪中,二被告人的行为均积极主动,不宜划分主从犯。肖某、胡某在此次犯罪之前均无前科,且能如实供述运输毒品的基本犯罪事实,故二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认罪态度较好、初犯”的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依照刑法相关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肖某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三万元;

 

被告人胡某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三万元;

 

......

 

本案的主要问题:侦查人员未如实记录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人民法院对该供述是否应予采信

 

点评:本案一审阶段,被告人胡某对其在公安机关的供述提出异议,认为其在公安机关的笔录与其真实供述内容不一致。《刑诉法》规定:“证据必须经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由于本案运输毒品数量巨大,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甚至死刑。《刑诉法》规定:“侦查人员在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可以对讯问过程进行录音录像;对于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或其他重大犯罪案件应当对讯问过程进行录音录像。录音录像应全程进行,保持完整性。”通过调取全案的审讯录像,发现,公安人员在给胡某作笔录时,记录的内容与胡某供述的内容有不一致的地方,胡某否认其主观明知是毒品而予以运输。因此,公安机关提供的书面讯问笔录中记录的被告人胡某供述,其真实性存疑。法院不应将胡某在侦查阶段的书面讯问笔录作为定案的依据只能以其庭审笔录结合侦查阶段的讯问录音录像及本案的其他证据来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