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刑案咨询
联系我们
  • 13816206804

  • jinshan0804@163.com

  • 上海 - 浦东新区 -
  • 上海伟创律师事务所
  • 200120

  • 民生路1199弄1号证大五道口2303-2306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法律法规>>正文

抢劫大要案律师:“抢劫致人死亡”司法认定之关键-介入因素的异常程度

来源: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 作者:孙金山 | 时间:2020/6/14

被告人郭某,男,1979117日出生。2004910日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2013321日,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2013813日刑满释放。2015214日因本案被逮捕。

 

河南省某市检察院以被告人郭某犯抢劫罪,向某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某市中级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131日,被告人郭某携带透明胶带、菜刀、帽子、口罩等作案工具,从河南省某县乘车至河南省某一县城,伺机抢劫。当日1230分许,郭某在某一路口发现被害人刘某单独回家,即紧随其后,强行进入刘某家中。刘某见状呼救,郭某持菜刀朝刘某手部、头部砍击,用胶带捆绑刘某的双手、双脚等部位,将刘某背至二楼北卧室置于床上,又用床上的秋衣、秋裤等再次捆绑刘某的手脚,逼迫刘某说出钱财存放地点。郭某在二楼翻找财物未果后下楼欲继续翻找,与刘某之弟刘某甲相遇,郭某持菜刀朝刘某甲手部、头部砍击。期间,刘某在二楼窗户旁向邻居呼救时从窗口处坠落,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郭某威逼刘某甲进入卫生间,将刘某甲双手捆住后逃离。刘某甲被刀砍致头顶部裂伤及右手背、手指外伤,其损伤程度属轻微伤。

 

某市中级法院认为,被告人郭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暴力手段强行入户劫取公民财物,致一人死亡,一人轻微伤,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郭某2013年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执行完毕后,在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构成累犯,应从重处罚;其多次犯罪被判刑后,不思悔改,仍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入室实施抢劫,至一人死亡,人身危险性极大,所犯罪行极其严重,无法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应当判处死刑,据此,判决如下:

 

被告人郭某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宣判后,郭某提出上诉。

 

河南省高级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相同。

 

河南省高级法院认为,被告人郭某入户持刀抢劫过程中将被害人刘某的双手、双脚捆绑放置在二楼北间卧室内,刘某从二楼北间卧室挪到二楼南间卧室窗户处呼救时坠楼身亡,刘某的呼救行为是为了摆脱身处抢劫的危险境地,其坠楼的结果与郭某的抢劫行为具有因果关系,郭某的行为属于抢劫致人死亡的情形。郭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暴力手段强行劫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且具有入户抢劫、抢劫致人死亡的情形,依法应予严惩。郭某又系累犯,应从重处罚。据此,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法核准。

 

最高法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郭某采用暴力手段劫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犯罪性质恶劣,具有入户抢劫、抢劫致人死亡的情节,且系累犯,主观恶性大,依法应从重处罚。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裁定:

 

核准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一审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郭某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刑事裁定

 

本案最大的争议在于:被告人郭某的行为,是否属于“抢劫致人死亡”。孙金山律师倾向于认为郭某行为属“抢劫致人死亡”,法院对其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是恰当的。

 

关于“抢劫致人死亡”的认定问题。首要需要说明一个问题“抢劫致人死亡”与故意杀人、过失致人死亡的因果关系认定方面是存在区别的“抢劫致人死亡”不仅包括抢劫行为与被害人的死亡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还包括一定程度上的间接因果关系。有观点认为,“抢劫致人死亡”可以理解为“抢劫招致他人死亡”,孙律师认为,以上观点是相对合理的。在抢劫中杀害或伤害被害人致其死亡的,抢劫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具有直接、必然的因果关系,毫无疑问应认定为“抢劫致人死亡”。但在抢劫过程中介入其他因素导致被害人死亡的,这要看介入因素异常性有多大,如果介入因素的异常程度达不到足以中断抢劫行为与被害人死亡之间因果关系的,仍然应当认定为“抢劫致人死亡”。比如,在抢劫过程中,被害人为逃跑而跌入案发地旁边的河流被淹死,或穿过案发地旁边的马路被车轧死的,应该说,以上介入因素的异常性并不大(被害人面对抢劫恐慌逃跑,是正常现象!慌忙逃跑过程中跌入旁边河流,也是正常人均能预料到的可能事件!行为人明知案发地的特殊性,仍然选择在该地对被害人实施抢劫),应认定为“抢劫致人死亡”。反之,在抢劫行为发生后,由于其他因素的介入导致被害人死亡,抢劫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中断的,就不应认定为“抢劫致人死亡”。比如,被害人被抢劫后,离开现场,在回家的路上因车祸而死亡,或者被害人回家后因被抢劫而自杀的,都因介入因素致因果关系中断,而不能认定为“抢劫致人死亡”

 

具体到本案,被害人刘某所实施的呼救行为属于正常情况下一般人都会实施的行为,或者说是在案发当时被害人不得不实施的行为,该介入行为并非异常行为不能中断抢劫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应认定被告人具有“抢劫致人死亡”的情节

 

关于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问题。孙律师认为考虑到本案致人死亡的“特殊性”如果被告人不是累犯(前罪释放后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就再次犯罪)且还有一次判刑十一年的抢劫罪前科法院应该不会判处其极刑的。换言之,正是因为郭某是“比较严重”的累犯且又有同样的抢劫犯罪前科,在没有其他法定从轻情节的情况下,法院对其判处死刑是适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