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刑案咨询
联系我们
  • 13816206804

  • jinshan0804@163.com

  • 上海 - 浦东新区 -
  • 上海伟创律师事务所
  • 200120

  • 民生路1199弄1号证大五道口2303-2306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法律法规>>正文

刑事大要案律师:聚众“打砸抢”的首要分子才可追究抢劫罪的刑事责任!

来源: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 作者:孙金山 | 时间:2020/6/28


被告人陈某,男19791月出生。20131022日因犯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开设赌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刑期从2013327日起至20151226日止),2015513日因本案被提解到广东省某县看守所。

 

某县检察院以被告人陈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聚众斗殴罪、抢劫罪、妨害公务罪向某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某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一)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通过实施故意毁坏财物、聚众斗殴、敲诈勒索等一系列违法犯罪互动,从20089月底至12月初,在某县某镇一带逐步形成以李某伟、徐某和、曾某伟组织者、领导者,以被告人陈某和莫某文、莫某绥、李某甲、李某林、李某乙、李某丙、李某丁等人为骨干成员,组织成员人数较多、关系相对稳定、有约定俗称规矩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以暴力威胁为后盾,以追赶、打砸抽沙船的方式,对在附近西江河流域从事采砂作业的经营者实施持续的敲诈勒索,非法获利2250000多元,并由李某伟、徐某和、曾某等人统一管理和分配,用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从而最终形成了对某县某镇附近西江流域采砂作业的非法控制,严重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

 

(二)聚众斗殴

 

     200891914时许,李某伟、徐某和纠集被告人陈某和李某甲、李某林、李某乙、李某丙、李某丁、朱某锋(均已被判刑)等人,与莫某文、莫某绥纠集的十多人,为争夺向抽砂船老板收取保护费的权力,双方携带刀具、铁管等作案工具,在某县某收费站附近斗殴。期间,莫某文一方的莫志峰被打伤,经依法鉴定,其损伤程度为轻伤。

 

(三)敲诈勒索

 

20089月至12月初,李某伟、徐某和、曾某指使、授意和带领其组织骨干成员被告人陈某的人煽动村民追赶在附近西江河流域采砂作业的抽砂船,强迫抽砂船停工,以此要挟抽砂船经营者交纳保护费。在此期间,被害人梁某为了使其抽砂船能在某县西江河段顺利采砂作业,被迫向李某伟、徐某和、曾某等人缴纳保护费共2250000元。李某伟等人收到上述保护费后,除将少部分款项分给村民外,大部分款项由其组织成员瓜分,其中被告人陈某每天分得500元至600元不等。

 

(四)抢劫

   

2008112912时许,李某伟、徐某和、曾某纠集组织成员被告人陈某和李某甲、李某乙、李某丙、李某丁等人,为达到收取保护费的目的,纠集几百村民,向在某县某镇附近的西江河段进行正常采砂作业的某物流公司的两艘抽砂船发射烟花,继而携带刀具、铁管等工具强行登上抽砂船,对抽砂船上的设备进行打砸,并追打船员,抢走船上的部分物品及现金19000元。经估价鉴定,两艘抽砂船合计设备和财物损失价值近九万元。

 

某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某无视国家法律,积极参加徐某和、李某伟、曾某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陈某伙同徐某和等人为收取保护费的问题聚众持械斗殴,其行为已构成聚众斗殴罪;陈某与徐某和、李某伟、曾某等人采用暴力、威胁的手段,向他人强行收取保护费225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陈某伙同徐某和等人携带工具追赶抽砂船,对抽砂船进行打砸抢,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鉴于被告人陈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且其对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聚众斗殴罪当庭认罪,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但陈某于20131022日,因犯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开设赌场罪(上述三个罪名发生在2010年以后)被某市某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现正在服刑期间,发现其在该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敲诈勒索罪、抢劫罪没有判决,属于漏罪,依法应当依照刑法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陈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一万元;前判决判处被告人陈某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并处罚金六千元。总和刑期十七年三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一万六千元。  

 

宣判后,被告人陈某提出上诉。

 

广东省肇庆市中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上诉人陈某无视国家法律,积极参加徐某和、李某伟、曾某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陈某伙同徐某和等人持械聚众斗殴,其行为已构成聚众斗殴罪;陈某与徐某和、李某伟、曾某等人采用暴力、威胁等手段强行向他人收取保护费,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陈某伙同徐某和等人携带工具追赶抽砂船并对抽砂船进行打砸抢,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依法应对其数罪并罚。陈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应按照其所参与的犯罪处罚;其在聚众斗殴、敲诈勒索、抢劫的共同犯罪中,均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可从轻处罚;其如实供述聚众斗殴的犯罪事实,依法可从轻处罚。陈某正在服刑期间,在前罪判决宣告后刑罚执行完毕前被发现漏罪,应依照刑法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笔者孙金山律师认为,被告人陈某并不是聚众“打砸抢”的首要分子,仅为积极参加者,不应追究其抢劫罪的刑事责任

 

刑法第二百八十九条规定,聚众“打砸抢”,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毁坏或者抢走公私财物的,除判令退赔外,对首要分子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本条将首要分子实施的聚众“打砸抢”并“毁坏公私财物”的行为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抢劫罪,属于典型的“法律拟制”条款。对聚众“打砸抢”行为,以抢劫罪定罪处罚的必须同时具备以下条件:(1)行为人的主观故意内容是“打砸抢”,其犯罪目的并不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2)行为人必须具有聚众“打砸抢”的行为,首要分子或参加者实施了毁坏财物或抢走财物的行为;(3处罚的对象是首要分子,而非所有参加者

 

孙律师认为,被告人陈某不属于聚众“打砸抢”的首要分子,不符合上述条件第(3)条的规定。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在本案黑社会组织中,李某伟、陈某和、曾某为组织者、领导者陈某仅为骨干成员在组织中的层次低于李某伟、徐某和、曾某。虽然,同案犯李某甲、李某丙证实案发前晚,陈某与曾某等人在肇庆某区过夜商量打砸抢砂船的事宜,次日早上陈某就返回响水村追砂船,证人严某还反映陈某纠集其一起打砸抢砂船。以上证据只能证明陈某有纠集行为,但陈某仅纠集一人,而本次参与打砸抢的村民达几百人,故陈某并非主要纠集者;另外,案发前晚陈某虽然参与了打砸抢砂船的商议事宜,但不能证明其就是犯意提起者,更不能证明其就是策划者因为李某伟、徐某和、曾某才是黑社会组织中的组织者、领导者,被告人陈某并不在此列,其参与商议,只能证明其积极参与以李某伟、徐某和、曾某为首的黑社会组织所实施的各项犯罪活动,本次聚众“打砸抢”的犯罪亦是如此,陈某与曾某、徐某和、李某伟三人在黑社会组织中的地位差别决定了其在该黑社会组织领导下实施的所有犯罪活动都不可能成为领导者、组织者、策划者其可能在某次犯罪中行为积极,但其不可能代替曾某等三名黑社会组织领导者的领导地位。比如,本次聚众“打砸抢”,陈某只能认定为积极参加者,绝对不能与黑社会组织这一整体相割裂,孤立地认定其为本次聚众“打砸抢”犯罪的指挥者、组织者、策划者

 

另外,从二审法院认定来看,其认为陈某在聚众斗殴、敲诈勒索、抢劫的共同犯罪中均起次要作用,系从犯。那么矛盾来了!既然陈某在抢劫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那么其怎么可能是聚众“打砸抢”的指挥者、组织者、策划者呢?其怎么可以被认定为聚众“打砸抢”的首要分子呢?孙律师认为,这是二审法院“既认定陈某系抢劫共犯中的从犯又认定其为聚众‘打砸抢’首要分子”的明显矛盾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