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刑案咨询
联系我们
  • 13816206804

  • jinshan0804@163.com

  • 上海 - 浦东新区 -
  • 上海伟创律师事务所
  • 200120

  • 民生路1199弄1号证大五道口2303-2306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动态>>正文

涉毒案件辩护律师:麻果、神仙水、喵喵、甲卡西酮、氯胺酮等新类型毒品案件如何量刑?

来源: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 作者:孙金山 | 时间:2020/6/23


被告人张某,男,1981年出生。应涉嫌贩卖毒品罪,20161113日被逮捕。

 

某市检察院以被告人张某犯贩卖毒品罪向中级法院提起公诉。被告人张某及辩护人辩称张某所贩卖“神仙水”、“喵喵”不是毒品,且部分未流向社会,请求从轻处罚。

 

某市中级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5月至2016年中旬,被告人张某为谋取非法利益,先后两次在某市“某乐KTV”向尚某(另案处理)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麻果”)500粒共计3700克,“神仙水”300瓶共计600克。201610月初,被告人张某应尚某要求,到外省购买新型流行毒品“喵喵”。201610823时许,张某在“某乐KTV”与尚某交易时,被公安人员抓获,当场查获150片红色片剂共计150克。另查明在尚某位于某市家中查获红色液体(“神仙水”)20瓶,净重共计40克。经鉴定,现场查获的150片红色片剂中检出甲卡西酮成分,尚某家中查获的20瓶红色液体中检出氯胺酮及甲基苯丙胺成分,体积40毫升,净重40克,其中氯胺酮含量为6.52%,甲基苯丙胺含量为0.03%

 

某市中级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明知是毒品而非法贩卖,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张某贩卖甲基苯丙胺片剂(“麻果”)3700克,含氯胺酮(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液体(“神仙水”)600克,含甲卡西酮片剂150克,属贩卖毒品数量大,应予严惩。依照刑法相关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张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审宣判后,张某不服,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现场查获的150片红色片剂,经鉴定甲卡西酮含量为55.79%,尚某家中查获的20瓶红色液体中检出氯胺酮及甲基苯丙胺成分,其中氯胺酮含量为6.52%,甲基苯丙胺含量为0.03%。张某贩卖毒品数量大,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当判处死刑,鉴于其犯罪的具体情节、数量、社会危害性及人身危险性,决定维持对上诉人张某的定罪部分,撤销一审判决对上诉人张某的量刑部分,改判上诉人张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本案的主要问题:

 

1、对新类型毒品因如何认定

 

2、对涉及多种毒品的犯罪案件如何量刑

 

点评:在办理新类型毒品犯罪案件时,应当准确认定新类型毒品的种类,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应当对毒品的成分及含量进行鉴定,确保准确量刑。

 

1、新类型毒品的种类及数量认定问题。新类型毒品是相对于鸦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而言,人工化学合成的致幻剂、兴奋剂类毒品,也是由国际禁毒公约和我国法律管制,直接作用于人体中枢神经系统,使人产生兴奋或抑制,并产生依赖性的精神药品。司法实践中,新类型毒品往往被混杂或稀释,呈现出片剂、药丸或液态等状态,由于毒品种类及其数量的认定对定罪量刑影响很大,因此,在毒品犯罪案件中,尤其是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死刑的毒品犯罪案件,要特别注意。

 

《大连会议纪要》第5条“毒品含量鉴定和混合型、新类型毒品案件处理问题”规定:对于含有两种以上毒品成分的毒品混合物,应进一步作成分鉴定,确定所含的不同毒品成分及比例。对于毒品中含有海洛因、甲基苯丙胺的,应以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分别确定其毒品种类;不含海洛因、甲基苯丙胺的,应以其中毒性较大的毒品成分确定其毒品种类;如果毒性相当或难以确定毒性大小的,以其中比例较大的毒品成分确定其毒品种类,并在量刑时综合考虑其他毒品成分、含量和全案所涉毒品数量。本案中,被告人张某贩卖的“麻果”“神仙水”以及“喵喵”到底为何种毒品其主要成分是什么含量多少都需要通过鉴定加以明确

 

关于本案中“神仙水”“喵喵”,经定性、定量鉴定,在现场查获的名为“喵喵”150红色片剂中检出甲卡西酮成分,含量为55.79%,因此,应认定为含甲卡西酮片剂150150。经定性、定量鉴定,在尚某家中查获的名为“神仙水”的20瓶红色液体中检出氯胺酮及甲基苯丙胺成分,体积40毫升,净重40克,其中氯胺酮含量为6.52%甲基苯丙胺含量为0.03%(“痕量”)结合被告人张某、尚某的供述应当认定张某贩卖的“神仙水”为含氯胺酮(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液体600。同时应注意,毒品名称的具体表述应按照“两高一部”颁布的《关于规范毒品名称表述若干问题的意见》执行。

 

注:笔者在此顺便探讨一下毒品犯罪案件的证据规则,本案之所以认定张某贩卖“神仙水”的数量为600克,系因张某、尚未均供述二者交易的“神仙水”数量为300瓶(相互印证),而在尚某家查获的“神仙水”仅2040克,如果张某、尚某对交易的“神仙水”数量供述不一,因二人交易时未被当场查获,那么就只能按照“就低不就高”的原则来认定“神仙水”的数量。

 

关于本案的“麻果”(“麻古”),正式名称为“甲基苯丙胺片剂”。本案中结合被告人张某、尚某的供述及相关证据,能够证明张某贩卖“麻果”500粒,但未查获实物(双方交易时并未被当场抓获),根据《武汉会议纪要》第2条“毒品数量认定问题”的规定:“对于未查获实物的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古”等)、MDMA片接(俗称“摇头丸”)等混合型毒品,可以根据在案证据证明的毒品数量,参考本案或本地区查获的同类毒品的平均重量计算出毒品数量。在裁判文书中,应当客观表述根据在案证据认定的毒品数量。”本案张某贩卖甲基苯丙胺(麻古)数量,应当结合被告人张某供述及本案所在地区查获的同类毒品的平均重量7.4/粒计算,共计3700克。

 

 

2、涉及多种毒品的案件如何量刑的问题。《武汉会议纪要》第2条第3款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两种以上毒品的,可以将不同种类的毒品分别折算为海洛因的数量,将折算后累加的毒品数量作为量刑的根据。......。对于既未规定定罪量刑数量标准,有不具备折算条件的毒品,综合考虑其致瘾癖性、社会危害性、数量、纯度等因素依法量刑。在裁判文书中,应当客观表述涉案毒品的种类和数量,并综合认定为数量大、数量较大或者少量毒品等,不明确表述将不同种类毒品进行折算后累加的毒品总量。”因此,涉及多种毒品的,应统一折算为海洛因予以量刑,尽管在裁判文书中不予表述折算后累加的毒品总量,但因综合认定为数量大、数量较大或者少量毒品。

 

按照《最高法关于审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规定的各类毒品定罪量刑标准,甲基苯丙胺片剂按照2倍标准折算海洛因甲卡西酮按照4倍标准折算海洛因氯胺酮按照5倍标准折算海洛因。因此,张某贩卖的3700克甲基苯丙胺片剂、600克含氯胺酮(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液体、150克含甲卡西酮片剂,共折算海洛因2007.5克,属贩卖毒品数量大。

 

【注:笔者在此顺便提一下本案的死刑适用问题,本案认定张某贩卖的毒品主要就是3700克“麻果”,除此以外,还有150克的“喵喵”(甲卡西酮含量55.79%)及600克的“神仙水”(氯胺酮含量仅为6.52%甲基苯丙胺含量仅为0.03%),而仅凭150克的“喵喵”及600克神仙水,是不足以判处张某死刑的(这些毒品属于滥用范围和危害性相对较小的新类型、混合型毒品,而且数量尚未或刚刚达到死刑数量标注)!那么影响死刑适用的就是本案的“毒品大头”3700克“麻果”,但遗憾是,这3700克的“麻果”未被查获实物,无法作毒品含量的鉴定,而没有毒品含量鉴定,就不能排除毒品含量极低(痕量)的情形,那么根据《会议纪要》的相关规定,是不能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

 

因此,二审法院根据本案具体情节,认定张某尚未达到罪行极其严重的程度,改判其死缓,是完全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