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刑案咨询
联系我们
  • 13816206804

  • jinshan0804@163.com

  • 上海 - 浦东新区 -
  • 上海伟创律师事务所
  • 200120

  • 民生路1199弄1号证大五道口2303-2306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动态>>正文

上海刑事律师孙金山:如何审查毒品犯罪案件中的瑕疵证据、非法证据?

来源: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 作者:孙金山 | 时间:2020/6/27


被告人陈某,男,1972年出生。因涉嫌贩卖毒品罪,20141012日被逮捕。

 

某市检察院以被告人陈某犯贩卖毒品罪,向某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被告人陈某辩解称没有贩毒,毒品不是自己的。辩护人提出陈某在侦查阶段受到刑讯逼供,其供述应依法排除,认定犯罪事实的其他证据存在重大瑕疵,全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请求宣告无罪。

 

某市中级法院经审理查明:

 

201310月,被告人陈某伙同刘某(另案处理)一起到深圳从王某手中购买甲基苯丙胺(冰毒)2200克,带至某市进行贩卖,公安人员接到举报后在陈某的弟弟陈某甲家中将其抓获,并在陈某甲家中储藏室查获陈某藏匿的三大包毒品可疑物。经现场称重,三大包毒品可疑物共计1380克。经鉴定,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分别为78%69%47%

 

某市中级法院认为,关于陈某辩称在侦查机关受到刑讯逼供的意见,经查,陈某在侦查机关的多次供述一致,入看守所体检表及看守所管教对其的谈话笔录未见异常,无证据及线索显示陈某在侦查阶段受到刑讯逼供,该辩解无证据支持,不予采纳。某市中级法院以被告人陈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陈某不服,以一审判决认定的犯罪事实不存在,有罪供述是受到刑讯逼供的结果一审庭审没有播放讯问录像为由向某省高级法院提出上诉。某省高院通知省检察院阅卷审查,经审查,省检察院认为:一审判决采纳的证据中存在依法应当予以排除的非法证据,也存在依法应当予以补充完善的瑕疵证据,建议省高院发回重审。省高院认为,省检察院在二审阶段发现的证据问题客观存在对能补正的瑕疵证据应尽快补正对非法证据应当排除,遂撤销原判,发回原审法院重审

 

本案的主要问题:毒品犯罪案件中,瑕疵证据、非法证据到底应如何把握

 

点评:非法证据,是指通过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获取的证据。侦查人员采用的非法方法或对被取证人的身体健康造成侵害,或对其精神造成极大压力,导致被取证人可能无法遵从自己的意志进行陈述,侦查人员获取的是非自愿的供述,极可能直接影响言词证据的真实性,法院一旦采纳,就可能造成事实上的错误认定。

 

瑕疵证据,是指在法定证据要件上存在轻微违法情节的证据,其最终是否具有证据能力取决于其瑕疵能否得到补正或合理解释。若能得到补正或合理解释,则该证据具有证据能力,可继续在后续诉讼中使用;如无法予以补正或作出合理解释,该证据就不具有证据能力(没有证据资格),不得在后续诉讼中使用。

 

首先,本案是存在非法证据的,应予以排除。经查阅一审庭审的笔录,陈某在一审庭审中当庭提出,其到案初期所作的3次有罪供述系受到侦查人员的疲劳审讯、在精神恍惚的情况下作出的,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为了核实陈某当庭供述的真实性,我们根据陈某到案初期的3次笔录的记载时间,仔细查看同步录音录像,发现侦查人员对陈某实施了长时间的疲劳审讯,同步录音录像反映,侦查人员采用“轮番讯问”的方式连续讯问陈某达32个小时之久,讯问期间没有给陈某必要的休息时间,属于“疲劳审讯”

 

《刑诉法》第54条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程序,属非法证据,均应予以排除。但“疲劳审讯”是否属于刑讯逼供等方法,“疲劳审讯”应达到什么程度才能属于“非法证据”予以排除,司法实务界仍存争议

 

《最高法关于适用(刑诉法)的解释》第95条第1款规定:“使用肉刑或变相使用肉刑,或采用其他使被告人在肉体上或精神上遭受剧烈疼痛或痛苦的方法,迫使被告人违背真实意愿供述的,应当认定为《刑诉法》第54条规定的‘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因此,“刑讯逼供等方法”包括但不限于暴力手段,除传统的吊打等暴力手段之外,其他足以造成肉体或精神上强烈痛苦的日晒、雨淋、强噪音、不准睡觉等非暴力手段也应属于刑讯逼供。本案中,被告人陈某在长达32个小时的连续讯问中没有得到必要的休息,可以认定为一种变相的肉刑,其对公民人身权利的侵害程度与刑讯逼供相当,属于使用非法方法取得的证据,应予以排除,不得作为定案的依据。

 

另外,本案还存在瑕疵证据,主要表现在:

 

1、陈某的讯问笔录均未注明进行过全程的录音或录像同步录音录像不完整

 

2、没有关于称重过程录像或照片,也没有被搜查人对搜出物品的数量和重量进行确认的证据,更没有见证人进行确认的证据。换言之,查获毒品的数量和重量如何确定的不清楚

3、没有对藏匿毒品的现场进行勘验并形成勘验笔录,违反了《刑诉法》的相关规定。

 

4、搜出毒品的储藏室系陈某的弟弟陈某甲所有,搜查笔录没有体现陈某甲或其家人卷中也没有对陈某甲或其家人的询问笔录

 

    5鉴定意见均未附上鉴定机构和鉴定人的资质证明,违反了《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的相关规定,也违反了《刑诉法》的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