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我们将为您提供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

更多 刑案咨询
联系我们
  • 13816206804

  • jinshan0804@163.com

  • 上海 - 浦东新区 -
  • 上海伟创律师事务所
  • 200120

  • 民生路1199弄1号证大五道口2303-2306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动态>>正文

上海毒品案律师:只有同案犯口供难以认定被告人构成贩卖毒品罪!

来源:前刑事法官为你辩护网 | 作者:孙金山 | 时间:2020/6/29


被告人张某,男,1978年出生。应涉嫌贩卖毒品罪,2011427日被逮捕。

 

某市检察院以被告人张某犯贩卖毒品罪,向某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被告人辩称没有贩毒,辩护人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请求法院宣告无罪。

 

某市中级法院经审理查明:

 

20068月,被告人张某伙同刘某、符某、戴某(均已判刑)等人预谋到某省找赵某(已被执行死刑)购买毒品。被告人张某事先办好一张邮政储蓄卡,用于存取毒资。20061016日,符某等人从赵某处购买3000克毒品吗啡,交给一个叫“阿海”的人。张某于2011325日被抓获。

 

某市中级法院认为,刘某、符某均证明张某参与了贩卖毒品,某市检察院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中级法院以张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审宣判后,张某不服,以“没有贩毒,原判认定事实错误”为由提出上诉,某省高级法院开庭审理后,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发回某中级法院重审审判。发回重审后,某市检察院对张某撤回起诉,作出不起诉决定。

 

本案主要问题:用另案处理的共同犯罪人口供去证实不认罪的被告人,该如何运用毒品犯罪证据规则来定案?

 

点评:本案认定张某犯罪的证据有:另案处理人刘某、符某供述,证明张某参与了预谋,并提供了用来交付毒资的邮政储蓄卡。但存在以下问题:一是刘某、符某在其案件宣判前没有供述张某参与犯罪,后2人在服刑期间才供述张某参与。符某供述自己与戴某、张某在某县某洗浴中心进行了商量策划,刘某供述是戴某找的张某与“阿海”,毒品是张某安排的货车拉回来的。但戴某没有供述张某参与犯罪,张某自己也否认参与,“阿海”的身份不详毒品下落不明符某、刘某的供述没有其他证据予以印证。二是刘某供述邮政储蓄卡是张某办理的,但戴某供述“阿海”办理的。邮政储蓄开户手续、存取款明细也没有显示与张某有关。根据目前证据不能确定邮政储蓄卡是张某办理的。三是符某2010720日供述称不能认出张某,但其在2011417日却从一组照片复印件中辨认出张某,后次辨认的真实性令人怀疑!

 

《刑诉法》第53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没有被告人供述,但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大连会议纪要》虽然规定,只有被告人供述和同案犯口供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构成毒品犯罪,但这一规定是有一个重要前提的必须满足被告人供述与同案犯供述相互印证,且能够排除诱供、逼供、串供可能

 

本案中,证明被告人张某参与犯罪的证据主要是另案处理人符某、刘某的口供,因此,审查这些口供的真实性合法性就成了本案的关键。合法性方面,从在案证据看,没有非法证据存在的线索。真实性方面,虽然被告人符某、刘某证明张某参与犯罪,但两人供述在主要内容、细节方面不能相互印证,且存在比较大的矛盾!另外,被告人符某、刘某的口供没有其他证据的佐证,尤其是没有客观性的证据予以佐证,且还与戴某的供述存在不能排除的矛盾;还有,符某对张某辨认的真实性也存疑案发后不久都不能辨认,在后来的服刑期间就能准确辨认了?况且此时还是照片的复印件?)。因此,两名同案犯符某、刘某的口供在关键内容、细节方面没有其他证据支持,真实性难以保障

 

笔者认为,本案证明张某构成犯罪的证据体系尚不完整没有形成闭合的证据链条。本案即使不是死刑案件,以现有的证据条件,也难以认定张某有罪。二审法院能严守毒品犯罪案件的证据规则,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一审判决并发回重审,重审时检察院能撤回起诉,均是正确的